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千载兄妹  >  美文故事
与“青春”同行

5342

                                                                     与“青春”同行 

                                                                                文:千载云

又是一个火热的夏日,刚上火车,就像进了蒸笼一般,人人都挥汗如雨。车上也拥挤,连走路道上、卫生间的旁边,都站着人。有人埋怨:“这么热,怎么还不开空调啊”,坐在我对面一个20多岁的男孩轻声说:“火车开的时候,空调就开。”

男孩身边坐着的是一个小女生,她用纸巾不停的擦着眼眶,我关切地问:“热哭了?一会空调就开了,忍一下吧。”她破涕为笑:“没事。”

10分钟后,火车内的蒸气渐渐消散,这时火车开动了,人们的心情也开始平静下来。那位小女生说话了,她告诉我,她姓张,19岁,是在读大学生。

“刚才是我男朋友送我。”她在向我解释10分钟前流泪的原因。小张很健谈,她告诉我,她男朋友也是大学生,比她高两届。她家有两姐妹,今天她是去她姐姐那过暑假的,她姐在深圳某医院做医生。

她说她从不花男朋友的钱,都是学生,男朋友家也不宽裕。刚才上车时,男朋友花20元买给她两袋小面包,叫她在车上吃,她不肯要,是男朋友硬塞给她的。我对她说:“这个社会很难有真情,大学生恋爱有的是好玩,有的是为了面子,有的是为了找个人买饭票。看了你们的感情,我很感动。望你们彼此珍惜。”

火车已在不知不觉中行进了一个小时,看着身边站着的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我对她说,我们换的坐一下吧,一直坐着也不舒服,调节一下比较好。我让到一边,这位广东姑娘坐在我的位置上。我对面的男孩看到我让座,他也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他旁边的一个姑娘。不一会,小张也让出了自己的座位。

小张说话谈吐十分得体,普通话非常标准,最让我欣赏的是她讲话时,表情十分生动,脸上始终绽放着淡淡的笑容,一双黑亮的眼睛不停地闪烁着。她也问了我的一些情况,交流了对社会及为人处事的一些看法,她看到我那么肯定真情、真诚,她突然对我说:“您好像法轮功。”

她的问话惊动四座。看着她大声地,旁若无人的样子,我也大声地反问:“是吗?你知道法轮功?”她说:“我的一位阿姨是法轮功,前年被抓进去了。但我阿姨为人非常好,我很喜欢她。”

我用手扶着椅背,接着问:“你阿姨跟你讲过什么吗?”她说:“我阿姨跟我讲,法轮功讲真善忍,要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还说念‘法轮大法好,就可保平安。’”

我又笑着问:“你刚才说我像法轮功,哪里可以看出来?”她说:“我感觉您很真诚,您也很善良。”

我说:“哦……人们常讲‘真善美’,而法轮功讲‘真善忍’,其中‘真’和‘善’的意思差不多,你是怎么理解‘忍’的?”

她说:“‘忍’就是忍让吧。”我说:“‘忍’不仅有忍让的意思,还有意志坚强的涵意,意志坚强是一个人非常重要的品质,就像你们读书或者工作,一个人没有坚强的意志就没有办法达到目标,实现理想。”

她说:“是的。念‘法轮大法好’真的能保平安吗?”我说:“我看过不少人写的体会,有法轮功学员,也有没练法轮功的人,很灵的,虽说在目前科学水平的认知上不好理解,但你们都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民间也说“灵者为真”。再说法轮功学员,也有很多是学历很高的,特别在美国,这么多人相信法轮功,一定有原因的。”

由于我们说话声音较大,邻近的人都在听我们讲话。我说:“像你阿姨这样的人,他们为自己的信仰而不怕坐牢,是最可贵也最值得尊重的。在我们这个道德下滑、为了个人利益不择手段的社会,像你阿姨这样的人才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希望。请你以后见着你阿姨,代我向她表示敬意。”

我接着说:“如今做假之风盛行,人人都恨,但又不能改变,必要的时候自己也说假做假,如果多数人都像法轮功学员这样,社会的做假之风就会消逝,法轮功学员也不会承担那么多。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她是一个大公司的会计,工资也高,可是有一天公司经理为了公司的利益要她做假帐,她拒绝做假,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她是为了坚持自己的‘真’信念而失去工作的。”虽说她们都没有回话,由于他们都是刚工作或者是即将工作的,脸上都露出惋惜之情。

看到我和小张那么坦城的交流,周围的人都受到感染,陌生感很快消除。彼此开始交谈起来。只有一个17岁的小姑娘比较羞涩,话很少,人们问一句,她才小声答一下。她是第一次出远门打工,从她的穿着看,家中很困苦。我对她说:“你不要怕,我和这几位哥哥姐姐都是好人。”坐在她身边的一位女青年也很亲近的拥着她、照顾她。

由于他们都比较年轻,平均年轻只有20岁,所以我称这次外出是“与青春同行”。

我对他们说:“现在很流行退党退团,你们中有党员团员吗?”他们自报“家门”,没有党员,但在学校都入过团。我说:“你们愿意退团吗?”和我换座位的广东姑娘说:“退就退吧,反正我对共产党的那套没有一点好感。”

他们中有3个人说,反正到了年龄都得自动退,我们都快到年龄了。我说:“刚才我们讲过,做人要‘真’嘛,你们那时入团还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如果你们不相信共产主义那些东西就应该退出,是不是?”

后来他们中5人都点头表示退团。小张又主动把男朋友送的面包给我们大家分享。坐火车时间长,又很枯躁,并且很多人担心火车上有扒手,不安全。近年来我几次外出,都和同行的人很健谈,彼此坦诚交流,又好打发时光,在火车上相互关心照顾,这样为自己的孤独之旅增添了不少快乐和色彩。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