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千载兄妹  >  幽默犀利
江泽民拜见毛、邓、马(笑话)

4892
江泽民拜见毛、邓、马(笑话)

作者:千载云 

     话说江虽说从军委主席的位置上退下来,可其心却一天也没有闲过。特别是夜深人静之时,更是百念纷呈。想起了一生的光耀、一生的荣华,当然也有不少的坎坷。他最怕想的还是法轮功,倾尽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花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那么惨重的镇压,抓的抓、判的判,弄死了1000多人,也没有消灭他,反而让他更为顽强、更为兴盛,洪传世界60多国;自己也受到世界舆论的谴责,还被法轮功告上多国法庭,现在弄得骑虎难下。而今老了,总是有一天去见马克思。他有时真的希望有灵魂在,不想自己就这样灰飞烟灭;但又怕真有灵魂在,整死了人家法轮功那么多人,他们一定会来索命的。但又转而一想自己一生能做一国之主,在中国呼风唤雨十多年,也不是等闲之辈。决不是象民间说的那样,是个什么哈蟆精转世,也许是天界大员呢!所以他很想见一见在天的毛泽东、邓小平,再就是老祖宗马克思,看看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也想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弄个清楚明白。

     又是一个难眠之夜。江辗转于床到午夜时分。忽觉自己恍恍惚惚,似有仙人领路,定睛只看到仙人的身影,但看不到仙人的脸像。江慢仙人也慢,江快仙人更快,追又追不上。仙人领江腾云驾雾来到大海边。刚落脚沙滩,忽见海上浊浪滔天,直冲云霄,浪涛中有一条巨龙呼啸而出,随即化为人形——这不是毛……江的话没出口,只见对方厉声喝道:“你还有脸来见我!我耗尽了毕生精力,死了那么多共产党人,才夺取了政权,现在让你们去花天酒地,贪污腐败,弄得国家都要改姓了。我要是多活二三十年,我会一枪崩了你!你滚吧……”

     江被毛骂了个摸头不知脑,颤颤兢兢,心想,没想到毛还是这么火爆的脾气。还是去见见小平同志吧。他一念既出,仙人便将其领到一座大山前,一阵风吹过,枯叶纷纷飘落。江一抬头,看见小平同志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岩石上,小平表情严肃。

     “你来了?”江回答:“是的,一别好多年,非常想念您,所以来看看您!”  

    “哦……” 江又接着说:“我已收回了香港、澳门,完成了您的遗愿。只是台湾 ……”

     “可是你出卖国土给俄国,相当于四十个台湾省那么大呀。我叫你改革开放,不是让你把国土都‘开放’给别人,怎么向子孙后代交待!”

     江想说什么,嘴动了动,看小平已隐去,只好把话咽进肚里,好委屈!他想找人评评理,说说心中的苦,找谁呢?对了,找老祖宗马克思去,他们为什么这样委屈我。虽说我年龄比不了他们,可我也是中共第三代领导核心,说来说去和他们也是平起平坐的,他们凭什么向我耍态度!再说你老毛“反右”、“文革”害死的人少吗?该枪毙也该毙你千百次了!你老邓“六四”屠杀学生不也是受到国际上的谴责吗?

     仙人又带着他,踏云向西而去,这时,只听到耳旁风声呼呼。“到了。”这是仙人的声音。江立稳脚一看:自己已站在一间西式结构的房间里,前面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个“大胡子”,他只给江一个背影。

     “你也来找我?”大胡子说话了:“你是不是共产党员?”

     江连忙答道“当然当然,当然是共产党员了。我青年时就入了党,一直为党工作,还做过十三年的中共总书记呢。”

     “你知道共产党是哪一个阶级的政党吗? “大胡子”接着不紧不慢地问。

     “当然知道,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江理直气壮的回答。

     “那谁是领导阶级?”

     “当然是工人阶级。”江心想,这位老祖宗真逗人,拿考小学生的东西来问我。

     “可是你让他们下了岗!”“大胡子”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你已经背叛了无产阶级了。另外,你根本不应该来找我,共产党人应该都是唯物主义者,无神论者,我死了这么多年了,早已成了一杯黄土,哪有灵魂存在?你心中哪有马克思主义?哪有唯物论?你根本上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唯心主义者。你去吧……”

     江已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但也很不服气,什么年代了还讲这阶级那阶级的,真是老朽一个;也没想到这些自己曾经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人都这么的蛮不讲理。仙人领着他沿路而归,刚到天门安广场,外面刮起一阵狂风,云遮雾盖,天地顿昏。一片片纸样的东西刷打着江的脸。“是下雪了,还是下沙尘暴了?天上下的什么鬼东西这么讨厌!”

     “人间的国王,这不是天上下的什么东西,”是仙人说话了,“这是你的《三个代表》,因为印的太多,凡人不愿看,所以扔得到处都是。风一吹,就满天飞舞了。”

     江心中一阵难堪。这时忽见远方星光万点,吸引了江的眼光。那“星星”由远而近,越来越明,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漫天飞舞,五彩缤纷,美丽异常。

     江不禁惊叹:“好壮观,一辈子也没有见过,是不是天外飞碟呀?果真有飞碟吗?”

     “人间的王,你注意看了,那不是飞碟,是飞旋的法轮。”

     “啊……”江一声惊叫,瘫倒在地。恍惚中看见自己身体是一只巨大的哈蟆。

     服务员听到江的惊叫连忙跑到江的身边,发现江身上床上都是湿的,不知是汗还是……

   2004年11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17/10 01:51:13 AM
马、毛、邓、江一伙共产邪党都是邪恶的
游客
   12/21/08 02:55:26 AM
有意思,不知江本人看了做何感想?
游客
   12/17/08 06:41:01 AM
江XX看后非气便吓,总之一个“死”字。
游客
   11/30/08 06:50:08 AM
北京某大学离休科为新年有奖问答,发放大米.其中一是非选择题,保管气死戏子.题目是: 江择民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 要是拍马屁者,自然要在后面打钩;可题目本身是错的,而且,名字中间又是个错别字.理所当然该打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