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千载兄妹  >  美文故事
天下遍贼

4839

                                            天下遍贼 


                                                                                  作者:艾蔻



十一月里的天气是很短暂的。
早晨六点钟,天还黑乎乎的,西北风加杂着雾气飘落在人们的脸上,显得潮乎乎的。
一辆从乡村开往E市的客车,象老牛一样呼哧呼哧地在坑坑凹凹的柏油路上慢慢行驶着,车里人不多,都像打盹一样,一个年轻的母亲不时地拍打着怀里“嘤嘤”吮奶的婴儿,车路过一个路口或村庄,偶尔有一个挎着背篓,掂着包袱的农人或学生或上班族,在惨淡的灯光里摆手搭车。
客车里亮着昏暗的灯,开车的司机是一个小伙子,在一遍一遍地放着使人摇头叹息的“老鼠爱大米”的歌曲。
路过一个小镇时,天开始放亮了,一位衣着整齐、机关工作人员模样的男士,腋下夹着一个公文包上了车,他用眼光扫视了一下车厢里的人,很有礼貌地买过票,坐到前面的位置上去了。
一个慌慌张张矮个子男人紧跟着蹭上车来,他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蓝涤卡上衣,肩头和领口上几处磨破的地方用白线裢在一起,鼻涕“哧溜哧溜”的在鼻尖下面打着转,喉咙里象口琴一样一吸一吹发出有节奏的啸鸣声,略通医学的人一听便知道是一种典型的慢性支气管炎症状,手里掂一只分不清年代的旧皮包,东张西望的找座位。车猛一发动,一下子把他跌了一个倒栽葱,滚到后面过道上两只装满鸡子的竹篓上,顿时鸡子乱叫,俩个进城卖鸡的农村妇女,心疼的和她们的鸡子一起喊起来,引得车上的人哄堂大笑。
笑得最响的人,是坐在车中间俩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也是刚从镇子外面上车不久的,看样子是俩个常在外面跑的生意人,俩人一上车就山南海北的乱侃一气:什么中国很快就要分成五十个省啦!某某地委书记越贪官越大啦!哪个地方的公鸡会下蛋啦!随着上车的人越来越多,车上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年青的司机换了一首欢快的歌曲。
正在大家聊得兴致勃勃的时候。忽然,“砰”地一声,一阵雾水弥漫了后面的车厢。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随着几个女人的尖叫,车里人们骚动起来,纷纷惊魂未定地伸长脖子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呃,这么响看是不是炸弹什么的?司机停车,看是不是伤到人啦!”两个生意人向司机喊到。
“天啦!发生什么事了!”两个进城卖鸡的妇女捂着脸,坐车的人谁也不想遇上车祸,都想求个平平安安。
雾水散去,人们发现,那个矮个子男人在过道地上一声不响地喝着一瓶健力宝。
那阵雾水和响声就是从他那儿发出来的。
“老兄,怎么回事?”生意人问道。
“俺渴……就……。”矮个子男人在众人责怪目光下变得口吃起来。
一场虚惊,车子继续前进。
这时,俩个生意人忽然对矮个子男人感兴趣起来。
“知道吗?现在的奖特别多,也许人家喝出个宝来哩!是不是老兄,拿过来我看看!”那俩个生意人中的小胡子伸手拿过健力宝瓶子摇了摇。
里面有“叮叮铛铛”的金属撞击声。
“啊呀老兄……,”小胡子用一只眼往里面瞄着,“这下让俺说中了,哪位有小刀用一用?”有人递过去一把小刀,小胡子三下五除二就切开了瓶子。
一枚标着三万元的奖币出现在众人面前。
车子里人齐刷刷伸长了脖子。
“啊……,”小胡子眼里似乎放出了火花,呼叫一声,“看看,哥们”他满脸兴奋地拍着矮个子男人的肩膀,“哈哈,这下你发了,三万元,三万元的奖金就这么一喝……一喝喝出来了。”小胡子把枚奖币在围过来的人们面前晃动着。人们早忘记了刚才的惊吓,纷纷走出座位,争睹这枚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些人开始用羡慕的眼神看着那个咧着嘴傻笑的矮个子男人。
“老兄,这笔钱你怎么去领啊。”小胡子真是一个热心人,看来他很替这矮个子男人着想。
“我……,我……,”矮个子男人慑懦着,“我也不知道上哪领奖!也没有路费。”
“大伙听听,”小胡子举着手里的奖币,“可怜的人儿,这老兄没钱去领奖,不愿占这么大的便宜,我作主卖给哪位!哪位想买,请出个价吧!”
人们尽量压低议论着价格。
“两万伍怎么样?”小胡子指着一个阔绰的老者。
“不行?两万吧?”
“还不行?一万伍!”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
“一万元谁要!”小胡子似乎下了很心,看着矮个子男人要哭出声来了,人们开始摸自己的口袋。
“我要。”一个坐在角落里警察模样的人,手捏着一沓子钱,“不过,我的是港币!”
“港币也可以,呃,哪位知道港币和人民币咋兑换的?”车厢里没人回答,很多人摇摇头。
“我知道,呵呵,”一直坐在前面一言不发的工作人员模样的人,这时离开座住,他自我介绍似地,“我在银行工作,港币,美元,英镑,真假都逃不出我这双眼。”他的身份和稳重,似乎给人们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从腋下包里拿出放大镜,对着港币兑颜色、花纹、暗影、脆硬度。
“没错,真港币!与人民币兑换是1比1.1 。”银行工作人员一锺定音。
“大哥,我不去香港,不想要港币,给我人民币吧。”矮个子男人真是个土包子,车上的人们己开始窃笑他。
“要换人民币,这下大哥作主,”银行工作人员对车里的人提高了声音,“你老弟得吃些亏喽!就一比一吧。”
说完,他竞自从自已皮包里掏出一千元交给矮个子,然后数出一千元港币装入自己的口袋内。
这下车里便热闹起来,这个伍百,那个一千,连那俩个卖鸡的中年妇女每人都买了三百元的港币,不到十分钟,矮个子的港币便风扫残云般没有了。大家意犹未尽地在议论着这趟奇遇。
“司机,俺内急要下车方便,”矮个子男人手握提包已挤到车门口喊叫。
车子停了。
“咱们也到家喽……。”俩个生意人也随着矮个子下了车。
那个警察和银行工作人员也在前面的叉道下了车。
望着渐渐远去的客车,矮个子男人、生意人、警察、银行工作人员一齐哈哈大笑起来。
……………
这时,一辆开往C市的客车在他们身边停下来,售票员热情地向他们招手,这些人又陆陆续续地互不相识似的上了车。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