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千载兄妹  >  幽默犀利
(超级讽刺小说)公仆喔书记

4654

                          (超级讽刺小说)公仆喔书记 

                                                                        作者:艾蔻



上面终于派来了等候己久的喔书记,全县人民跷首以待的局面终于结束了。
县里大小官员终于长长出了口气,自从上一任书记被人揭发查出贪脏王法、罪恶极大停薪留职后,这群龙无首的局面委实令全县人民吃不消。

广播里三天前就传来了消息和通知,望县城每一个单位和乡里都张灯结彩,等候书记大人驾临的那一天,听说届时还要召开全县万人大会,等候新任书记的讲话。
也有人从“消息灵通人士”那里得到了一个令人兴奋的小道消息,说这位即将领导全县人民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喔书记,是总书记的宝贝儿子,那就是说是当朝太子啦!太子来当县太爷,大家想一想,定是老鸹放屁---非同凡响的,怪不得一个芝麻官这么大的动静。

不过,亦有另一种难以置信的说法,说这位新任喔书记是一只----鸡,不然怎么不姓江姓喔呢?说这话的人称,这消息是从他北京高干亲戚家里的酒桌上,一位副部长酒后失言放出来的,真实不虚,这种酒后笑料,现在不是极左时代,也没有人去认真追究,就算你在人面前把那个外号“江大蛤蟆”的总书记骂个狗血淋头,讲他霸占三鹰的风流淫事,人们也都一笑而过。

不过这位未曾谋面的喔书记,倒被拍着胸脯打保票的灵通人士说得有鼻子有眼,说听酒后失言的副部长讲,这位喔书记,本是江大蛤蟆家里喂养的一只金冠五更鸡,因气宇非凡,忠于职守,会随着进行曲跳三个代表舞,更可贵的是,这只鸡能像鹦鹉一样口吐人言。列位看官,鸟能人言,历史上司空见惯,这鸡嘴能吐人言么,开天劈地恐怕还是第一次。据说,江大蛤蟆问过少林寺方丈后都认为是个大吉利,于是把当朝太监总管曾二麻子和奸臣罗干叫来经过一番严格训练、用口水每日调教之后,能开口把江大蛤蟆“干爹干爹”地喊得心花乱颤,深得江大蛤蟆的宠爱,又经江大蛤蟆精心给它洗恼之后,为他立了一些鸡头鸡脑的汗马功劳,这大蛤蟆一高兴,原本要封它一个上将军的,但被几个曾打过仗还有一口气的糟老头子一口回绝,说是这么大年纪了不能与禽兽为伍,无奈忍疼割爱,于是点卯屈驾放到本县空缺太爷位置上,暂且算作煅练,日后若有功劳,再行升迁。真的假的!更在人们的轰笑声里给这位喔书记增添一层神秘色彩。

喔书记驾临的日子是一个艳阳天,从县城一直到几公里外的高速公路,被一辆接一辆的欢迎车队和手持鲜花的人群挤满了。上午十点钟,一辆高级豪华红旗轿车,在本县十几辆公检法司的车辆引导下,后面跟随卫兵、小秘们的车子驶下高速公路,缓缓地通过欢迎车辆和人群,八面威风的入县城而来,那前呼后拥的场面在本县历史上可谓空前绝后,人们兴奋之余,又都纷纷摇头叹息,因为透过喔书记的那辆豪华红旗车防弹玻璃,里面被一层墨绿色的绒布遮挡着,看不到里面的任何人影,唉!人家太子爷万金之体,来到这穷乡僻壤做县太爷实在委曲他了。欢迎的人群失望之余又都转嗔为高兴,尾随着喔书记的车队,在乐队的吹吹打打中一直目送着驶入县体育广场万人大会的休息场。

万人大会广场布置得彼庄严、阔绰,会场周围到处插着欢迎的旗帜,全场中央是全县各学校的中小学生,身着整齐的学生服,脖子上还佩带着红领巾,两边是各机关人员和企事业单位的工人,后面乱糟糟黑压压的是各村里花钱霍来的农民和准备好状纸的上访者,与刚才意犹未尽的欢迎者与追官族混在一起。

喇叭里革命歌曲一停止,县长和公安局长等一干大大小小的官员,便踱着官步一拉溜挺着凸肚皮走上主席台,相互谦让落坐后,中间空位置右侧的公安局局长,便站起来主持大会,宣布大会开始。他伊伊呀呀地讲了一番:全国形式一片大好,要全县人民团结在以江大蛤蟆为头儿的党中央周围之后,话锋一转:“现在,请我们的喔书记向大家讲话,希望大家认真领会喔书记的指示精神……。”

刚才会场上乱烘烘的喧嚣声象风一样一下子刮跑了,上万只眼睛齐刷刷地盯住主席台中间的空位置上。这时,声乐响起,一位身穿江氏王朝----蛤蟆图腾服饰的警卫,木偶似的从幕后走出来,怀里抱着一只特大号的红冠公鸡,还没等他走到主席台中间的位置上,“噗愣”一声,那只公鸡已一跃落在主席台的桌布上。它不屑一顾般地摇头晃脑的望了望台下黑压压张大嘴巴、仍没有反应过来的人群,京官似的姿势在台上走了一圈,忽然翅膀一闪,弓腰伸脖:“喔—喔—喔----。”

“哗”,一声鸡啼,叫砸了台下千万个惊愕的神经,台下一片哗然,有的吹起口哨,有的趁空往主席台扔烟蒂和小石子。
“什么书记,咋是鸡呀?”
“不要共产党的鸡官,让人民当家作主……。”
“滚下去,派一个人模狗样的过来……。”

“安静—安静--,各位安静,”公安局长用手中的电棍敲打着桌子,对着麦克风使劲喊,“各位要安静,不要少见多怪……,”人们看着他手中的电棍“嗒嗒嗒”的吐出蓝色火蛇来,渐渐地安静下来,“各位要当模范群众,不要当革命的拌脚石,”公安局长用蛇一般的绿眼神得意的看着台下一双双畏惧的目光,“这是党中央和江总书记的决定,中央的政策一贯是英明正确的,何况你们看----,”他手指着仍在主席台上来回踱步的公鸡,“这位书记在我们党的领导下,已经造就成了一位合格的具有战斗精神,为无产阶级而准备奋斗终身的喔书记,你们在座的谁能做到这一点呢,”他表演似地一个一个指着台下的人。

人们随着他的手势,这才仔细地打量这位即将成为自己父母官的喔书记,果然和普通鸡不同,它身高足有三尺,火红的鸡冠向身后方向被手术师雕塑成红旗状,鸡冠最上面成半圆形镶有五颗五角星样的白金裹着的血红色宝石,一抖脖颈光芒四射,油绿色的脖子上,挂一个巴掌大小的蛤蟆状的乌金牌子,上面刻着“三太子”三个隶字。人们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鸡也能坐到县太爷位置上,敢情江大蛤蟆已把现今这位喔书记,早收为干儿子了,一些原本反对的人这时开始回心转意,心里“啧啧”起江大蛤蟆的活学活用来,邓矮子早有猫论了,按照世界上头号大邪教----共产党的核心理论,本就是鼠蛇一家,物竞演变过程,在历史上是生命嫁接的高手,变异先河的祖宗,说不定哪一天理论一变,大地又成荒原,一觉醒来,自己摇身一变,一摸身上又变回猴子去了,老江只是熟能生巧地实践一下而已,他自已本来就是一只癞蛤蟆托生,就算现出癞蛤蟆身躯来,坐在当朝,哪个敢吱声?弄一个鸡来当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有何大惊小怪的,于是一些人开始渐渐想通了,会场又开始热烈活跃起来……。

“可是,它不会说话呀……,”有人小声嘟囔着。

“你那纯粹是小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屁话,”公安局长大声的反驳他,手中的电棍又开始放电了,“刚才,我与县长还与这位尊敬的喔书记做了亲密的交谈,啧啧……,书记的学问,连大专毕业的温县长都自愧不如,别说我这个大老粗了!”

“落空松叶!①”身为喔书记的公鸡,这时突然停止踱步不失时机的向台下抛出一句越语,又开始踱起它那高傲的步来,益发显得矜持和高贵,这下子台下群众由惊异与熙攘开始变得恭敬、秩序良好起来。
“瞧瞧,怎么样?”公安局长这回象找到真理似的:“请问,你们能像喔书记那样每天五更打鸣吗?”
“不能!”
“你们能像喔书记那样只吃粮食而不拉尿吗?”
“不能!”
“你们能像喔书记那样连一身简陋的补丁衣服也没有吗?”
“不能!”

“这就对咧!这就是我们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特殊本领和光辉形象。所以,我们得出一个神圣的结论:世界上每一个共产党员都应该学习我们喔书记这种吃苦耐劳,战天斗地的伟大公仆精神!”
哗----,掌声如雷,人们被征服了,万人大会在取得了巨大的宣传活动中圆满结束了。



接下来的日子,全县群众便投入到火热的以喔书记为首的异类生活中去。

“喔---喔---喔---。”
零时刚过,喔书记便在它的豪华县委大院精园鸡舍里猛啼一阵,这啼声通过千万只喇叭送到千家万户,于是人们纷纷起床,摸黑把自己家的院墙推倒又从新垒上,城市中的商店里把柜台里的货物摆出又拿进去,机关里每个人起床洗涮完毕,背一遍三个代表,又倒头睡个回头觉,全县大部分单位甚至仿照喔书记学会了生吃粮食,大量节约煤炭及其它能源的现象。

那位手握党政军大权的江大蛤蟆,在深宫内参看到这一消息大喜,把大儿子二儿子俩个太保叫到跟前训斥一番:“你们俩个草包只会敛钱,看看你们的三弟在官场上多么深得人心!今后你哥俩一定要跟三弟学着点。”并特地题了一个“以耻为荣”的大匾,让人从京城运过来。
三月后,又专程赶来此县,和喔书记一赴合影留念,又教会了全县人民一首歌:

冬日里麻雀夏日里鸡
共产主义像雄鸡
…………
随后,全国舆论工具纷纷发动起来,争先恐后报导喔书记的先进事迹,以中央CCTV和人民日报为龙头老大的权威喉舌,像当年宣扬雷锋、孔繁森一样,在全国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学习喔书记的活动,每日里前来参观学习喔书记先进事迹的单位和人群络绎不绝。没过多久,全国一些省市报纸也相继出现了“蛇书记”,“驴书记”的标题和报道。也许是喔书记已名声在外,又是当朝总书记的贵公子和红“人”吧,也许是因为它们都不能象喔书记一样能口吐人言吧,总之,没多久便消声匿迹了,只有喔书记在全国报道中独领风骚。

喔书记一鸣惊人后,以何蚂炸为首的科痞马屁精们,也纷纷行动起来,用颠倒阴阳学说来证实喔书记和江大蛤蟆成为东方现今社会的一种奇妙的奇观与伟大,引经据典说中国的版图象只鸡,按照辨证维物论与历史发展规律,加上地缘关系,将给人类的发展过程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以龙时代为分水岭彻底结束了,二十一世纪往后是以鸡为图腾的拜鸡时代,所以中国出了一个喔书记,是完全符合社会主义发展观与国情的,切合实际的,是上合天象中合人意下合地理的,是任何人与力量也推翻不了的现代最新科学发展规律。

自喔书记到任后,带动本县几个原本落后的产业迅速发展起来:
第一是斗鸡行业,已居世界首位,喔书记亲自上阵,己享有世界斗鸡冠军八十一连冠殊荣。
第二是小姐与按摩行业,己注册成立全国小姐董事会,发展火爆,猛盖东南亚。
第三是保镖黑帮行业,具有党组织替代不了的第二功效,人人要交保护费。
第四是奸商龚断的鸡毛毯行业……

现在县城里的人走在街上,感觉和以前的气氛明显大不一样,城中一条仅有的大街被命名为喔书记大街,街两旁的商店和饭店纷纷挂上喔书记商店或饭店的招牌,以喔书记为形象的广告满天飞,城中央的十字道在飞速扩建,干爹江大蛤蟆已拨几个亿巨资正在把它装饰成一座具有现代化水准的亚洲第一喔书记斗鸡娱乐城,学校里在何蚂炸们的授意与马列主义与三个代表技术指导下多了一门即将影响世界人类语言的鸡语,连城西的一座汉代古庙也被改成喔书记寺院。

再说说这位大名鼎鼎的喔书记的生活,在它简朴生活准则影响和带领下,全县群众发动了一场比当年南泥弯还浩大的节依缩食运动,一些人脱掉西装和皮鞋,披上树叶和草褥,身上若插上几根鸡毛,走在街上扭几扭,那才是最酷最流行的,能让人羡慕死,曾几何时,鸡毛卖到五十元钱一根,贵如金了。不过,这问题很快也被喔书记智勇双全的智慧解决了。

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喔书记亦不例外,身为县太爷,更是英姿勃发,它常常带着干爹江总书记给它配背的车队,卫兵,小秘们,吆五喝六地到郊区农家,欺侮正在繁蛋的母鸡们,用公安局长一句话,叫君子不拘小节。一次,它看到一户农家的公鸡正讨好地把垃圾堆里扒出来的一粒食物往一只母鸡嘴里送,勃然大怒,回去后扇动着它那代替手臂的翅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卫兵和小秘才翻译明白,然后给公安局长送去一道译令,杀掉全县所有的公鸡。于是一夜之间,除了喔书记外,乡里乡外再也听不到一声公鸡的啼鸣声,这下子,身披鸡毛的问题解决了,全县上下一片皆大欢喜。


天有不测风云。
正当全国上下掀起学习喔书记艰苦创业精神的六个月后,死神却不幸降临到喔书记头上。
又是一个夕阳西下的晚晴,喔书记在它那县委办公室晃累了一天,它心里一直在想着郊东麦田庄魏饱牵老汉家那只芦花鸡,那小芦花想起来真有些它那位唱小背篓的野干娘的风韵气质,那次它带领全县干部到麦田庄视察指导工作,路过魏老汉家门口时,不经意看了一眼院子里那只正在啄食的芦花鸡,没想到夜晚那只楚楚动人的芦花,便入了它翩翩君子好裘的梦中,这几天差点弄得它食水不思。

它草草的吃了几口黍米,连小秘给它泡的肉苁蓉中药健身茶都没顾上饮一小口,使坐了它的八抬大轿(豪华轿车它嫌闷,早换成八抬大轿啦,对外美其名曰减少开支),急匆匆带领车队,卫兵,小秘往麦田庄出发了。夕阳透过轿帘,照到它那美丽的脖颈羽毛和肉冠上,光彩动人,两边的行人纷纷驻足赞叹,那些身披羽毛的崇拜者们,不少人甚至爬下顶礼膜拜起来,高声“喔喔喔”的用鸡语赞颂着感谢江大蛤蟆给他们送来了伟大的喔书记这样的人物……。

到了麦田庄,正是群鸡入宿的时候,喔书记早按奈不住,它跳下大轿,连飞带爬地跑进魏老汉家的大门。魏老汉家的傻儿二癞子正手托食瓤在院子里喂鸡,那只芦花鸡已吃饱食物正迈步走向鸡窝,喔书记加快动作,旋风般眨眼扑到跟前。

魏老汉家的傻儿二癞子,正在他爹的训斥下一遍又一遍的数不清院子里有多少只鸡,忽然一股火红般的旋风扑进院子,吓了一大跳,他记得上次黄鼠狠叼跑自己家的鸡就是在自己数数的时候,荒张间大喝一声:“老黑,快上……!”

老黑是魏老汉家喂了十多年的一条看家狗,整日象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一样耷拉着头懒洋洋的卧在门边,它虽老态龙钟,耳朵倒也好使,听到主人的急喝,一团红光扑向了自己家的鸡,它接受了上次挨打的教训,奋起虎威“嗷”一声随那红光扑了过去,只一下,便把喔书记的喉管咬断了。
魏老汉听见动静,从屋里跑出来,看到喔书记身首两处,知道闯了大祸,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傻儿二癞子看着随后跑进来的卫兵,小秘大呼小叫地和县里通话,站在那呆呆地不知干什么好!

半小时后,公安局长便带着刑侦队,防暴队赶来现场,把麦田庄围得水泄不通,如临大敌般十步一岗,五步一哨,他下令拘捕二赖子并割了他的舌头,派人先送到县南牢监狱里。然后又亲自带领防暴队,除了给村支书留了一间厨房外,全村其余人家的房屋全部被推倒,砖瓦通通运到村西一个荷花塘前,给喔书记筑了一个大鸡冢,房梁窗木之类的在夷为平地的村中间搭了一个会场一样的灵棚。

公安局长铁青着脸,一件一件的下令麦田庄人给喔书记办丧事的事宜,让村支书到每户人家凑齐一万元钱,买了一个水晶棺,花伍佰元钱从县城请来一支替哭宣传队,魏老汉教子无方,暂且不送监狱,喔书记膝下无子,要给喔书记披麻戴孝送终后再严惩。最后,他看灵棚两侧的挽联是空的,问村支书:“村里有没有会写毛笔字的?”

“有--,有--,”村支书摇尾乞零的答道,“吴学究还是个大学问人哪!”
于是,派人把全村第一学问人请来了。

吴学究己八十多岁,他的爷爷曾爷爷都在清朝做过一品大员,父辈以后虽家道中落,却仍然是耕读传家,吴学究也也成了这一带有声望的人物,周围的红白喜事,都请他作礼人,近来由于他年事渐高,渐渐不出门了。

吴学究被一个年青后生掺扶着,挎着笔墨纸砚来到灵棚前,呆呆地看着面前从没有见过的这么大的灵棚,摇头叹息了一阵,提笔写了一副挽联:

吉人如烟一夜去
桂子当空月生寒

村支书有些看不懂这副挽联,搔着头皮问:“老爷子,这吉人、桂子啥意思?”
“吉者鸡也,桂者刽子手矣!”吴学究望了望灵棚里水晶棺前,正把那只黑狗头往供桌上放的公安局长等一干人,“故国生生被你们这一帮畜生毁了!”说完,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劲,把毛笔摔在地上,一脚踩折,头也不回翘着他那半尺长的胡子颤巍巍的走了。

公安局长放好狗头,烧过纸钱在供桌前“咚咚”嗑了几个响头,爬起来在灵棚前瞅了瞅那副挽联,心里虽然感觉到不对劲,但凭他那斗大的字不识几个的学问,又道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只说了一句:“字写的不错啊!”
“那是那是……。”村支书惟恐再惹这个煞星不愉快,连忙拍他的马屁。

公安局长一干人等,已商量好暂回县城,准备明日每个人都身负荆棘,到京城亲自向江大蛤蟆负荆请罪去了。

看着它们离去的背影,几位年青人有些忍不住愤怒了:“太过份了,一只鸡就割了二癞子的舌头,推倒我们的房屋,这日子怎么过!”

村支书瞪了他们一眼:“我不知道那是一只鸡?可是,我们要活……。”说完,甩手走了。

在所有致哀人员中,身披孝衣的魏老汉哭的最痛,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叭叭”落在地上:“哎---,我的喔书记呀!你去了落下我们可怎么活呀……!”后来声音渐渐嘶哑低沉下来,偶尔听到嘴里嘟弄出一声:“狗日的……我的房子哟!”
村支书踢了他屁股一脚:“俅!哭啥哩!听听人家专业队的戏腔……。”

大家凝神谛听,果然那边传来悦耳动听的挽歌:
喔书记呀你走好
感谢党的好领导
喔书记呀安息好
歌颂党的三代表
………
全村人都被公安局长软禁在村委一个破旧仓库里,说开过中央十六大,要亲自迎江大蛤蟆来算这笔变天帐,全村人等着大祸临头的日子,人心慌慌的度过三个月难熬的日子,三月后又是那位“消息灵通”人士传来了消息,江大蛤蟆下台了。
全村人终于长长舒了口气。

(注①“松空落叶:缴枪不杀,你们投降吧的意思。)
(全文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16/09 12:11:59 AM
有意思,但觉得很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