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千载兄妹  >  美文故事
信念的力量

4618

                                                                                    信念的力量 

                                                                                          文:夏天

前几天,我看了新唐人电视台《人杰地灵》栏目采访王玉芝的片子,很受感动,于是打电话给表姐,她自从看了电影《沙尘暴》之后,常常对我说:妹妹,要是有好的片子可一定要想着我呀。

“今晚去你家?噢……我同学在我这儿小住,把她一个人扔在家,可能不太好吧。”

“那就改天吧。”

“嗯……,你来我这儿吧,就这么定了,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那么晚上见吧。”


(一)
表姐的同学苏晓月,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子。

我说:“苏晓妹是你的姐姐吗?苏东坡是你的哥哥吗?”

表姐说:“晓月虽然不是东坡的妹妹,可也是名副其实的才女噢,琴、棋、书、画样样通!”

“哇!”

“哪里,哪里,你姐姐在瞎说呢!”晓月脸上有点红,急着辩解。

“妹妹你可要看清楚,你姐我是睁着眼睛的,不是瞎说。”

看着表姐故做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和晓月都笑了。

吃过了晚饭,表姐说:“我妹带来了很好的片子,我们一起看吧。”

晓月说:“好呀,什么片子?”

我说:“是……”

表姐没等我说出来就接过话:“一看不就知道了吗?不要告诉我内容,什么都知道了,就没的看了。”表姐边说着边把光盘放在电脑的光驱中。

我虽然之前看过一次,再看还是很受震憾,震憾于主人公的坚定、内心的平和。当主人公说到童年时由于成份不好,家里财产都被霸占,吃不饱,常常挨饿时,仿佛飞到了那个戏弄人的时代;当说到自己做生意应有尽有之后,饱受病痛折磨,喜逢法轮大法,一身病痛消失时,仿佛自己也如沐春风;当说到由于不放弃信仰,几次被抓,被非法关押,尤其是那段儿在万家劳教所受尽折磨,她的妹妹躲过看守来看她,警察发现之后,立即把她妹妹强行拉走时,三个女孩子都流泪了。

看完了片子,一向活泼的表姐,不说话,光是叹气。

晓月沉静一会儿,肯定的说:“黑暗不会长久的,法轮功一定会迎来光明的!”

我和表姐都看向她,她说:“我相信!”


(二)
听晓月说自己童年的故事。

我爸爸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我叫他大利叔叔。我曾听妈妈说,当时,爸爸和大利在一年结婚,他们俩的妻子又在接近的时间怀孕,大利说:“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给他们做个娃娃亲吧,如果都是男孩儿或女孩儿,就让她们结成兄弟或姐妹,互相有个伴。”爸爸同意了。

大利叔叔先是有了女儿艳,几个月后,我出生了。

我和艳并没有如大利叔叔想的那样成为好姐妹,她处处都想比我好,举个例子,如果我穿了一条裙子,她一定缠着她妈买更好的;如果我有什么玩具,她一定想法把它要到手。

上学后,就更是明显了,她成绩要是比我高,就高兴的到我家和我爸妈夸耀,之所以有这个成绩就是因为自己从不玩,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这样,爸妈在她一走就开始训我,说我不努力;如果要是没我成绩好,就说我考试时作弊,许多同学都看见了,她说的有板有眼,爸爸因为这儿没少骂我,开始时我说我没抄,爸爸就说那艳怎么说出那样的话?我就不知道怎么说了,他以为我默认了,叹息自己怎么有这么没出息的孩子。

到了小学四年级时,我们俩被分在了一个班,她当班长,我的恶运从此开始了。我的值日好象总是不合格;自习课,没有老师,别的同学小声谈论作业题,她都不管,只要谁和我说话或是我和谁说话,她一定站起来,大声的说:××同学,不要说话!有趣的是她从不说我,总是说和我说话的同学,慢慢的同学都知道班长不喜欢我,于是就都离我远远的;那时学校总是让我们参加一些劳动,自然每次我都是干最脏最累的活了。

我最害怕的是她不定期的捉弄我。她有一个堂哥,和我们一个班,特坏,记的有一次他捉了一只麻雀,弄死了它,拔了它的毛,她们把它放在了我的书包里,等临上课时,我取书,一下发现了它,皱巴的皮,还有血,吓的我扔了书包大叫起来,她们听了我的叫声都笑了。

从四年级一直到六年级小学毕业,我一直受着她的种种折磨。非常不可思议的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告她到老师、大利叔叔处。我有我的世界,我常常一个人自得其乐,我学着画漫画,学着下围棋,看各种各样的书,我思想的深处总有一种力量,我相信这一切都会过去,我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

初一时,大利叔叔调到了外地工作,她的妈妈常常扔下她和另一个男人同居去,大利叔叔知道后特别生气,因为这打的翻了天,艳受此影响,不上学了。

上高中时,我家搬到了一个很远的城市,大利叔叔因此不能常和我们一家见面了,只是偶尔打个电话。我学习忙,又不想勾起那些回忆,所以大利叔叔来电话也不愿意和他说艳。

我上高三时,一次月未回家,妈妈感叹说:“你说,这个艳,人长的花似的,又挺聪明的,讨人喜欢,怎么这么命苦呢?”我说:“怎么啦?”妈妈说:“半个月前,你大利叔叔来电话,哭了好一会儿,说是艳一年前交了一个男朋友,各方面的条件还都好,双方家长也都见面了。现在年轻人,哪里有什么约束,很快俩人就住在了一起。艳怀孕了,她们都不够结婚的年龄,也不能结婚,男方家单传,说什么都让她生下来。这也就不说了,可怜的孩子!男孩儿出了车祸,死了。唉!现在愁死你大利叔叔啦,艳经不起打击,精神恍惚;男孩儿家是定要让艳生下孩子;一个没结婚的女孩子生了个孩子,就是以后不带,可怎么办呀!?唉,这一辈子不是毁了吗?”

我听了没说话,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后来,艳又交了一个男朋友,又是很快同居了,可能是对方知道她的事情了吧,在一起几个月就分手了。分手不久,艳就疯了,现在还没好。


(三)
“我想这可能就是老人们说的善恶有报吧,虽然我一直比较平和的面对她带给我的痛苦,没有报复她,可是她终逃不了上天的惩罚。而且我发现上天是最公平的,他把最好的一切给了我,正因为她当年孤立我,我才画了一手好漫画,我才有机会考上艺校,才会有机会到现在这个公司做设计。

我有的时候想,我是怎么走过来的呢?一个小孩子,没有人理解,也没有人帮助,现在想来就是信念的力量!是因为我内心一直坚信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变的美好!

我看了这个片子,就想,原来法轮功是这样,是受了冤枉的,中共对法轮功这么狠毒,法轮功的弟子这么善良,这一切都让我想到了我小的时候,我相信法轮功也会迎来美好的,上天一定会惩罚做恶的人的。”

表姐说:“晓月,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经历。”

我说:“晓月,你还有更幸运的事,那就是今天你有机会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你说的对,不用我们报复,做恶的人或组织都逃不出天惩,这个中共做恶太多了,文革时杀地富、六四时杀大学生、现在杀法轮功学员,它们把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摘了牟利,然后把尸体甚至有的还活着就火化掉。所以天也要灭它,但是上天又不忍心让那些受蒙蔽的、被它欺骗的人和它一起死掉,所以给人一个机会,曾经加入过党、团、队的人可以去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它的一切组织,这样就不是它的一员了,天灭它时也就不会被累及了。”

“加入过党、团、队就是它的一部分?”

“是呀,加入时不都是宣誓要为它奋斗终身吗?那不就是它的一员了吗?”

“怎么上那个网站呢?我没有入过党,只是入过团、队。”

“我帮你退,要用一种叫自由门的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上的!”表姐抢着说。

我说:“可以用笔名、化名,神看人心。”

“用个什么名字呢?”

表姐说:“就叫晓月得了,天下叫晓月的多了,谁知道是哪个晓月,但是上天可知道是我们的这个晓月!呵呵!。”

“嗯,就叫晓月吧。”

表姐听了,急急的说:“妹妹,这个得让我上网。你不是说过帮人三退会得福报吗?”

我笑了。

晓月说:“你上吧,也教教我。”

我说:“挺简单的,就是一个小软件,双击就可以打开,只要是你的电脑能上网,不装国内的杀毒软件和防火墙,其实国外的象是麦咖啡等比国内的好用的不知多少倍呢。”

表姐说:“等我给你拷到你的MP3里,你回去后,也给别人退,让朋友们都免于天惩。”

“晓月,你还可以通过自由门进一步了解法轮功,明慧网上都是关于法轮功的内容。”我说。

晓月笑笑,然后坐在表姐的身边,很认真的看她上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27/10 10:07:00 PM
黑暗不会长久的,法轮功一定会迎来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