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千载兄妹  >  美文故事
星 期 四

4549

                                               星 期  四 
                                                                                    文:夏天
(一)
我睁开眼,看了看窗外,天还很黑,伸了伸腰,翻身接着睡,猛地一瞥,哇!七点多了,一个鲤鱼打挺起来,边穿T恤边用脚挨个踢床:起来,起来,懒鬼们,要迟到了!
天很阴,风挺大。我走出宿舍楼时,身体不由抖了一下,我总觉得今年有点不对劲,六月的天了,还要穿T恤。我叹口气,拉拉衣服接着前行,看见有赶时髦的女生,穿着薄薄的裙子在风中瑟缩,很宽慰的笑笑。
今天又是星期四,想到这儿,我浑身不自觉的一颤,我有点害怕,虽然我从没有相信过什么神的存在,好象至从张老师周四没来上课,一连两个星期的星期四都是让人不愉快。
大上周四,踢球时,被哪一个撞了一下,倒地,脚扭了,现在还有点疼呢。
上周四,同寝的好哥们强哥,中午和他的爸爸去参加婚礼,下午怕迟到,车开的特别快,路上发生了事故,他和爸爸都还躺在医院里。

(二)
第二节课课间,我懒散地趴在桌子上。似睡非睡之中,听到后位的两个同学在小声的说话。
张老师的课了,她干吗去了,有三周没来了吧?
你还不知道吗?我听说她因为给我们说某某党太坏,有许多人都在网上声明退党,被举报了!书记校长都知道了,她被停课了,还不知道啥处理呢?
啊!?
小点声。别让人听见,人心隔肚皮……后面的声音太小听不清了。
我一下清醒了。
我来自农村,没有什么特长,各方面都普通的再无法普通,没有哪一个人会注意我,来学校快两年了,许多人连我的名字都叫不出。
学校的女老师上课,常常让我想到T台的模特,下面穿的花枝招展,上面一脸的冷漠。张老师是个例外,她的眼神中总是流着一种亲切,那种亲切让我完全忽略了她的外貌,尽管她也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
我从没有想过哪一个老师会记得我。那是上学期期未考试前,我因病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再上课时,重点都划完了,我不得不求爷爷告奶奶的四处求救,其间门口的小饭店可发了,我却差点吐血。
一天张老师的课要结束时,她居然叫了我的名字,并问我是不是需要帮助。我当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上课的铃声把我拉了回来,我等待着老师的到来,我听见了各种高根鞋的声音,我的耳朵在寻找,寻找那相识的感觉,没有。
(三)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总算松了口气,我一头扎进了网吧。
在QQ上泡MM,说的话我都吃惊,我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份天才。
我有点困了,想离开,有个陌生的人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喜欢古代的哪个人?
这是什么问题?看看个人的资料,台湾的MM呀!?聊几句吧。
你呢?
我喜欢岳飞。
呵呵,岳飞,精忠报国
是呀,据说,他临死的时候如果对抗的话就不一定会被害死,可是他不让儿子和手下的大将对抗,以示其忠。
唉!现在可没有人这样了,日本再来打中国,不用问我就投降
现在也有为了别人而受迫害甚至于失去生命的
谁呀?
法轮功
啊?!…
你真的在台湾?
说真的,我有些恐惧这个话题,我想到了美丽的张老师,我又想到了学校的另一个老师,几个月前,正上课呢,冲进来一伙人,强行扭他胳膊,带上手扣,连推带打的,就被带走了。吓的同学们大惊,事后才知道他炼法轮功。
是呀,我们这炼法轮功的特别多,政府也支持。
哼,天下都一样,你们那的总统女婿不也,啊那样吗?
可是在台湾即使是总统的女婿都要羁押,总统都可以反对,不正说明他的民主吗?
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对方又说了些什么,我全然不记得了,好象她抛了个网址给我,让我自己看看。
看了不知道多久,我的脑袋有些承受不住,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了床上,早上醒来时,我脑中盘旋着 “恶报”、“神”,这摇摇头,查查自己是不是还在,我知道我非常清醒。
(四)
那天课上,张老师没有讲新课,快考试了,复习。大家都没事,想着下学期就和张老师分开了,就和她聊了起来,她提到了法轮功,提到了退党团队,有几个同学当时就把名字给了她让她帮着退,她认真的记了下来,抬起头来看其他的人,好象是在问还有没有,她把目光定在我的脸上,我当时正在努力的把这么美丽的老师和法轮功联系上,所以就低下了头。
晚上,我和强哥去上网,我想起课上的事说:“真没想到,张老师原来是个法轮功,要不是她对我……我非把她告到书记那,知道吗?我老家那举报一个法轮功给1000块呀!”
我真的不敢想下去,莫非强哥他……
我今天要去医院看看,把昨晚看的东西讲给他。
我仰头看了看天,问:世上真的有神存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