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千载兄妹  >  美文故事
天 使

4517

                                         天           使 

                                                                            文:夏天

(一)

与她结识,说起来真的是偶然。

那天我去车间检查,发生了事故,住进了医院。身上多处擦伤,一条腿轻微骨折,这都没什么,最可怕的是鼻梁塌了,需要做手术。手术的前一天,尽管医生一再和我说手术的成功性很大,我依然心里没底,感到有块石头重重的压在心口上,无法排解,我的精神都快崩溃了。我都25岁了,还没有女朋友,万一……真是不可想象。

我和妈妈说:“您回家歇一会吧,我有事喊护士。”妈妈走后,我就胡乱的拨电话,有人接听后我就说:“我可能会被毁容,可我还没有女朋友!”对方有的不说话,“啪”的挂断;有的说一句“精神病!”然后就只听见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然而我并没有停手,我的脸上此时甚至露出一丝笑,没有镜子,不知道那笑是不是很吓人。

“啊?那我可以为您做些什么?”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我当时是又惊又喜,支吾着不知道说什么。

“是不是想找人说会儿话?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说吧!”

我于是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我听过一个故事,说的是古时候有个人在一个员外家做管家。有一天,员外请来个道士看相,道士说:你家的管家有‘方’主的相,还是不要用他为好。员外于是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回老家。他背着自己的东西在荒野里走,不停的流泪,很小的时候他就到了这家,现在20多年了,他早已把这里当成家了,可是谁想会有这事呢?以后怎么办?

走到一个山脚下时,他看见地上有一个荷包,捡起来一看,做工非常精细,一看就是大家小姐的东西,怎么会在这儿?他抬起头,看见山上有一座庙,想肯定是来进香,下山不巧掉的。他想扔下,继续赶路,可又想这荷包如果被不怀好意的人捡走,岂不是污了这女子的名声吗?说不定会因此害她丢了命呢!我还是捡起来,在这儿等她来寻吧。他就一直在那儿等,次日一早,有一妇女匆匆而来,一面走一面寻什么,他上前说:是不是找这个荷包呀?那妇女看了连连点头,接过荷包之后一个劲的称谢,说是她家小姐昨日来进香,夜里发现丢了荷包,急的直哭,天没亮就来找,小姐说如果找不到就只有一死了。

他回到老家后,开始读书,并参加科考,考中了状元。多年后,又有道士要给他看相,他说以前就有一个道士说我有“方”主之相,是个没福之人,你看看我是有福呢还是没福。这道士说:本来是这样的,可是大人您做了一件积阴德的事,上天福报于你呀。他想起了捡荷包的事,感叹道:看来福祸相依,人一定要心存正念呀!

好了,这个故事讲完了,希望能让你平静下来,事情不一定是你想的那么糟。”

挂了电话,我不再烦躁了。

手术非常成功。出院后,我打电话给她,感谢她接我的电话,并想请她吃饭。她说:“吃饭就算了吧,到是可以找个地方,坐一会儿,聊聊天。”于是我们约好了在一个公园见面。


(二)

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精致的五观,白静的皮肤,没有雕琢,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一条有着淡淡的碎花的裙子,披肩的黑亮的头发用一个粉色的卡子卡在脑后,整个人清心脱俗。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美,我听同学说见网友,是凡一口答应见面的无不是奇形怪状,她虽然不是网友可是在我的思想中是差不多的;我也不知道象她这样美的人为什么会热情的接陌生人的电话,我想起她的故事,暗想这就是福祸相依?

她说:“手术很成功吧?”

我说:“是呀,你看看,我的鼻子,只在这一侧有一点痕。”

她看看说:“你不说,真看不出来的。”

我说:“当天我打了许多电话,只有你和我聊天!”

她说:“你当时是挺吓人的,上来就是一句‘我可能会被毁容,可我还没有女朋友!’即使是人家挂电话也是情理之中。”

我说:“那你为什么接我电话?”

她笑了,说:“本来我也想挂的,可是又一想,可能没有偶然的事情,说不定你真的是需要我的帮助。”

我说:“你真善良!”

她笑着说:“这是我师父教的,师父让我们凡事按着‘真善忍’做好人。”

“法轮功??”我睁大眼睛,怎么也不能把眼前的这个天使一样的女孩和自焚、杀人等等联系起来。

她依然保持着微笑,说:“我知道一提法轮功,你就会想到电视上那些可怕的镜头,其实那一切都是假的、是谎言、是江某某镇压法轮功编造的借口。拿自焚来说吧,有谁看见天安门的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的,一有人自焚,就能迅速背着灭火器赶到?那个叫刘思颖的小女孩,做了气管割开手术,怎么能接受记者的采访呢?有这么神奇的医术吗?”

我想起在家报箱里出现的法轮功的传单,也提及了这个自焚是造假的问题,上面还有图片的分析。 “真也罢,假也罢,这些都不是我所能管的了的。”

她说:“前几天,我的一个同事上街买衣服,就在某某购物中心的外面,两个大汉在大庭广众之下抢走了她的包、从脖子上拽下白金的项链,同事吓的大喊求救,熙攘的人流却无人正眼看一眼,而路边停的警车里,三、四个警员还在那说着话。事后,同事指问他们为什么不管,一个警察面不改色的说:“没听见,也没看见。”

我说:“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呀,我就遇上过,包被划开了,幸好没多少钱,我想也会有人看见,可是谁也没有告诉我。”

她说:“我们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总是渴望别人能伸出援手,可是当别人也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们却总是视而不见、事不关已高高挂起,你不觉的这是中国人真正的悲哀吗?”

我说:“都这样,没办法。”

她说:“涓涓细流,终成江河。法轮功学员愿意从改变自己开始,凡事为他人着想。”

那次的见面,我知道她上高中时,父母离异了,各自组织了家庭,她成了不是孤儿的孤儿,这让她心生仇恨,封闭自己,后来得了自闭症,她常常站在马路中间,希望过往的车辆会从她的身上碾过。后来,她在一次自杀时被人救起,那个人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她看了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心豁然开朗了,她可以平静的面对家庭的变故了,笑容从新回到她的脸上。

我震惊于她说自己看《转法轮》时,眼神之中流露出的别样的幸福,那种眼神实在是无法用言语形容,那一刻,我明白了法轮功是好的,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分别的时候,她给了我一本叫《九评共产党》的书和两张光盘,我看见上面的一张的封页上写着《风雨天地行》。她说希望我能看完,有什么问题可以再和她探讨。


(三)

和她见面之后,我的大脑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她说的话一遍遍在脑中重复,在思绪不定时就拿起《九评共产党》看,夜很深的时候我靠在沙发上看《风雨天地行》,我震憾了!

看完后,我又拿出另一张盘看,盘里讲了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我流泪了,完全沉于其中,突然我听见爸爸骂了一句:“这个没人性的邪家伙,真是缺心少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呀!”原来不知什么时候,父母也出来看了。

此后没多久,我们全家都退出了这个邪党的一切组织。也是从那天起,她成了我们家的常客,隔几天,妈妈就要炒几个小菜,叫她过来吃饭。

是凡她过来时,家里总是充满笑语,即使是正有烦心的事情,她总是三言二语就给化解了。慢慢的,我发现“真善忍”已经驻进了我的心,我思考问题的方式都开始靠近她了。

一段时间来单位的一个同事表面上和颜悦色,背地里总是找我别扭,上领导那打小报告。那天他负责的项目出错了,可是他并没有发现,领导也没有发现,如果我不说话,等着一投入生产,那么他因此丢职的可能性是有的,那不就清静了吗?可是我想起了她,想起她说过的许多话,我把心一沉,叹了口气,把他叫出办公室,告诉了他的错误,他开始还不愿和我出来,等明白我的意思后,惊的站那儿有五分钟都不说话,然后开口说:你是真正的男人。

这件事情办完后,我都惊讶于自己的表现,我怎么平静的把话说出口的呢?越想越觉的不可思议,我的心一下开阔了,我想告诉她,她一定会赞扬我几句的,想到此,不禁笑了。

一下班,我就直奔她的单位而去,我没有打电话,想给她个惊喜。

要上楼时,她的同事三个一帮俩一伙的向下走,看见我说:“她今天没来上班,假都没请,打手机也不通。”

我愣了一下,拿起电话拨号,“您拨的电话已关机!”

我转身去了她租住的房子,敲了好一会儿门,开门的是她的室友,一见我就哭了,我说:“别哭,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天夜里姐就没有回来,早上我打她电话,也没打通。我下午下班后,一进门,看,就这样子了!”

我才留意,屋子乱七八糟的,被翻过。

我问小区的警卫,说是姐因为炼法轮功,被人举报了,警察上午过来抄家的。我问他们人在哪,他们说不知道。有这么不讲理的吗?人被抓走了,家被抄了,连个信儿都不给!”

我呆在那里,泪水流下来,我不知道是怎么帮着她的室友收拾的屋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的家,我把自己关在屋里,任泪水流,那一夜,我一直没睡,她的样子不断的在眼前晃,我的泪也不断的流,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我下了班就关在屋里,父母都不见,我怕他们问我,怕他们知道了担心,更怕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在昏昏噩噩中过了两天。我太懦弱了,我是一个男子汉,我怎么能让邪恶之徒就这样把她绑架走?我必须站起来,站起来!我拨通了科长的电话,说从明天开始歇年休假,家里突然有事,可不可以?科长答应了。科室的人差不多都歇了,我本来计划等她也休息的时候再歇的,现在不能等了。我想明天早上我就去她租房所在的派出所,我必须把人要回来!等她回来了,我要和她一起把法轮功的真相讲给所有认识的人,如果人们都明白了,谁还会举报她呢?

这天夜里,很快的,就睡着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27/10 09:45:17 PM
hao
游客
   11/19/08 02:14:25 AM
很感動,最后結果怎么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