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奇闻趣事
千载兄妹  >  美文故事
两个神奇的梦

4500

两个神奇的梦

作者:夏天

 

前不久去阿姨家,她给我讲了两个神奇的梦。

 

(一)三退后就是不一样

同事小赵的丈夫一年前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话也不能说,前几天病情恶化,单位许多人都去看了,我打算最近几天抽时间也去,因为事情忙,一拖再拖。

这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

我去了一个地方,大院落,房子很敞亮,而且非常干净,我想这是谁的家呢?正想着呢,看见一个穿着很得体的女人,坐在桌前,见了我,忙起身来迎,我仔细一看,这不是小赵吗?我说:“你家啥时候搬家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小赵说:“搬来没几天,刚要通知你,可巧你就来啦!”我说:“你家房子真好!你儿子呢?你家老头呢?”小赵说:“儿子……看,在那呢!老头子没搬过来,在老房子住呢。”小赵边说话,边朝院子里一指,我模糊看见一个男孩子站在那儿,我又看见小赵的丈夫,在一个小黑屋里躺着,周围脏的没法形容,好像是粪坑一般,散发着阵阵臭气,从他的表情看出,他很痛苦,见我看他,他立刻向我乞求,我顿生怜悯之心, “小赵,你这样可不行呀!”小赵说:“就这样了,我就是不想管他。”说完理也不理我,迳自走了,我还想劝她,就边追边喊……家人推醒了我。

我醒来后,回忆梦中的情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当天晚上我就去了小赵家。

小赵的丈夫,半靠在床头上,迷着眼,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小赵说:“李姐看你来啦!”他似看非看的抬抬眼,小赵说:“就这德行,李姐你可别有什么想法。”“说哪去啦。”我坐在床旁的椅子上,小赵坐床角,我们有一搭无一搭的扯些家常。

我话题一转,说:“小赵,近年来,流行一句话——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你可听过?入过党、团、队的人,不声明退出来,将来就要和邪党一起被老天爷消毁,体现在目前,这些人是越来越不幸。”小赵不说话,我又说:“我们大半辈子走过来,邪党的一出出还不清楚吗?就说六四,是我们都见证的吧,死多少人?邪党的媒体报吗?小赵,听李姐话,早退早平安,可别迷迷糊糊当了陪葬品!”小赵笑而不语。

我接着又说了大半个小时,小赵不好意思的打断我说:“李姐,不相瞒,前几天我都退了。《九评》也看了,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微微一惊,笑着说:“不早说,呵呵,家里人可也退了!”“我儿子也退了。”“好!”“前几天,我们娘儿俩上街,遇见一个老邻居,给我们讲了好半天,我当时就同意退了,可儿子不想退,说这和他没有关系,我急了,骂他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退了能少啥。他见我说的厉害,就也同意了。”“呵呵,你这是给你儿子最好的福了。”我转过头看了看他丈夫,发现他眼睛睁的挺大,显然是一直在听我们的对话,就说:“你家老头呢?”小赵撇撇嘴,说:“他,他呀,他都这样了,退啥劲呀!”老头瞪着眼看着她,显然是对这话不满意,想说话,张嘴发出的只是“哦、哦”的声音,他急的看我,看着那眼神,我突然一颤,这不就是梦中看到的吗?我明白那个梦是什么意思了。

我对小赵讲了梦境,又说:“人在另外空间都有一个对应的身体,当年岳飞的儿子岳霖,在父亲被害后,全家落难时,梦见自己被换了仙骨,不久就受皇帝封了;秦桧害死岳飞后,虽然活着,已经在地狱受罪了,表现在人这来,就是病情很重。你和儿子一三退,马上得好了,住的房子又宽敞又干净,穿的也好,马上也会表现在这个空间,可你家老头呢?入了邪党的人,不但是活着遭罪,死了也要受罪,我们可不能不管他呀!”小赵点点头,说:“他就戴过红领巾。”我看向他,他点头。我说:“你同意退就点点头,我就帮你退了!”他使劲点点,我笑了,他也朝我裂了裂嘴。

(二)通往未来的车票

有一天,一个小媳妇来我家,说是我姑娘的高中同学,久不联系了,上学时来过我家。今天正好从这儿过,所以就敲门进来看看。我告诉她我姑娘几年前随丈夫去外地工作了,她听了又问了一些我姑娘的现状,我一一回答了她,这样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她都没有想走的意思,我本来想去买菜,因为她在出不了门,心里有点儿急,突然我有个想法,她是不是想听我讲真相?

我说:“你看过《九评》吗?九评详细的介绍了中共邪党从起家到例次的政治运动是如何残害人民的,在和平时期害死的人多达八千万,超过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所以看了九评的人都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现在都有三千五百万人声明退出啦!”她很专注的听,我又说:“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报天报,中共邪党做恶太多,天要灭它,你入过什么?也退了吧,如果你不退出,就要随着它一起灭亡。”她当时就点头,说:“好,我是团员,还入过队,我退!”我说:“那你起个名字吧,化名、小名都可以。”她随手拿起茶几上的笔和纸,工整的写了一个名字,递给我说:“我就叫这个名字!”我笑着接了过来,心想人家找上门,就是要三退呀,我还盼她走,真是差劲!

她接着说:“姨,我昨晚做了个梦,说是我在一个火车站的站台上,有一列火车准备发车,我好像就要坐这列车,就急着想上,可是乘警不让上,说我没票。我扭头发现站台上黑压压的都是人,就一个个问是不是有票,问了许多人都摇头,这时听见广播说马上就要发车了,我急的要哭,一个中年妇女过来,说:别急,这有一张票,你拿去上车吧。我马上接过票,上了车。”小媳妇笑了笑,挺幸福的说:“姨,您猜猜那个中年妇女是谁?”我说:“不会是我吧?”“呵呵,就是!我醒来后,梦和真的一样,那中年妇女的脸就在眼前晃,只觉的眼熟,左想右想也想不起来是谁,可巧了,我今天来这边订货,路过您家大门时,我一下想起,那个中年妇女不就是我同学的妈吗?我就知道您一定会带给我点儿特别的东西,对我有好处,所以就一直等着,现在明白了,原来那车票就是三退呀!”我点点头,说:“ 天灭中共在即,谁三退了谁就等于有了通往未来的车票!”她笑着点头。

临走时,我给她拿了《九评共产党》和一些真相小册子、传单、光盘,她说一定会看,走了十几步远,她突然回头,大声说:“谢谢您的车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19/08 02:22:00 AM
我已經退了。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