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千载兄妹  >  时评热议
从江总的“心疯病”谈起

4317

从江总的“心疯病”谈起

 

                                                                 作者:晓路

 

         谁是江总,江总即中共前总书记江某人是也。也许有人问,你不是在《江肿来到俺山东》一文中称其为“江肿”吗?怎么又改了口呢?

  是啊,我在那篇大作中称其为“江肿”是大有原因的。我听我们村老掉牙的老人说,那时有一个“伟大领袖”教导他们,人是肿死的(毛泽东语:人总是要死的。),还要求她们人人会背。我想江某人已经退下去了,无职无权了,再不是共产党的老总了,所以不能称其为江总。而江某人又老了,脸上总是有些浮肿,并伴有黄斑病,这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总是要走“伟大领袖”指出的那条“肿死路线”的,所以称其为江肿。不过,近来江肿又开始频频露面,还有登泰山的雄心壮志,虽说是被人抬着的,但精神可嘉,所以我深受感动,为此我改口称江总了。

  改称江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把江总写成江肿,编辑先生们一看是错别字,所以就不发我的大作了,我在《江肿来到俺山东》中,出现了多个错别字。如喊“江主席万岁”,写成了“江主席万碎”,“江主席日理万机”,写成“江主席日理万鸡”,把那些喜欢杀人的伟人的“偶尔露尊容”写成“偶尔露狰容”。虽说自认为是中国特色的错别字,写出了我心窝子里的话,但是别人不理解啊,好在《看中国》的编辑们能慧眼识“英才”,把我的大作给发了,并把大作放在了推荐文章里,为此我深受鼓舞,决心尽量少写错别字,不过,如果哪个字太有中国特色,我还是要写错别字的,还请诸位读者见谅。

  好了,言归正传。何为“心疯病”,医学上可能没有这个病名,有的读者朋友可能不懂,但由于本人水平有限,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所以还是来个举例说明吧。

  这是前好几年的事了,我的表妹是某师范学校的学生,她特喜欢听一首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歌,说是歌唱老师的歌。我也喜欢听歌,但那时我还没有听过这首歌,她说这首歌是宋祖英唱的,那时我也听过宋祖英的歌,虽说她唱的不是很合我的口味,但人长得特好看,可以说是天生丽质,玉洁冰清,特别是她的笑容,可以说是一脸灿烂,看到难忘。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一天,我出差到一个偏远的小镇,晚上来到一家歌碟专卖店,我说宋祖英的歌碟有没有?老板随口应答,当然有,江泽民的小蜜的歌碟,哪能没有。当时我心中说不清的为啥冒出一团火,想这位老板怎么这么无聊,为了推销自己的商品,无端的侮辱我心中的偶像,我扭头就走。

  还有一次,也是在一个小镇上出差,那天早上七点多钟我在外面过早,听旁边过早的人说这个地方要举办端午龙舟赛,到时邀请明星举办大型歌舞。其中有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长得胖胖的,腰身挺粗的,可她的嗓门可能比她的腰身还粗,她边吃边发布新闻:“你们知道不,听说江泽民的小老婆也要来演唱呢!”我明白这位妇女所说的江泽民的小老婆是谁了,心中不是滋味,她的话就像让我吃了一只死苍蝇,直想呕吐。但在一位妇女面前,我又不好发怒。

  后来我才发现,江宋的绯闻在中青年中,没有几个不知道的。同事笑我说,只有你这个傻瓜把宋××当天使。据一同事讲,你知道成克杰为什么被抓,是因为他贪吗?你看中国官员几个不贪,特别是高官,他是得罪了江泽民。我问,他怎么得罪了江泽民,他说,有一次,在一次大型的宴会上,兴之所致,成克杰来到宋祖英面前,居然公开对宋说,来,我敬国母一杯。弄得宋好不尴尬。所以江对成下手了。

  后来在社会上混的时间久了,就听到更多关于江总的一些桃色新闻。说到这,可能大家明白了什么叫“心疯病”了吧,就是人七老八十了,还热衷于搞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吧。不过,我觉得这方面的例子还不足以解释“心疯病”,“心疯病”还表现在更多方面。

  比如有人说江总讲话,总喜欢夹几句外语;在香港时作亲民秀,却和香港某老板的四姨太对唱情歌;出国访问,在外国的国宴上,竟突然心血来潮要高歌一曲……有人称之为心疯,是卖弄风骚。

  也许这种喜欢乱搞男女关系,喜欢卖弄风骚的心理和行为,人们就生动简单的概括为“心疯病”吧。

  但本人认为一个普通人若有此病倒无所谓,一个国家领导人若有此病的话,就有可能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看看如今繁荣娼盛的局面和官员们腐败的作风,谁也不敢说与江总的所作所为无关。

  一个高官有“心疯病”败坏的是社会风气,是慢性病例。如果得了“疯狂病”那就祸事临头了。

  我认为江总不仅患有严重的“心疯病”,还患有严重的“疯狂病”。

  人们都说文革是一个荒唐的岁月,一个疯狂的年代。我说那不是年代疯了,那是人疯了,人为什么疯了,是发动那场史无前例文革的“伟大领袖”先疯了。如果一个寻常人疯了,他害的是自己、是身边的人,如果一个国家领导人疯了,他害的是一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中共最高领导人都患有这种“疯狂病”。他疯了,举臂一呼,还怕没有人响应?他疯了,所有响应的人都疯了。人疯了还能干好事吗?!

  所以“伟大领袖”疯了,就有了文革浩劫,“继往开来”的领导人疯了,就会有六四血案,第三代黑心江总疯了,就镇压法轮功,把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体摘下高价出售。

  可以说,中共建政的“新社会”,是一个出巨疯的“新社会”,是个万恶的“新社会”,先后出了毛疯、邓疯、江疯。中共是个需要巨疯而产生了巨疯的邪党,他们给人民带来了无边的灾祸。但愿中共早日寿终正寝。但愿中国再不出政治疯子,中国再不能有政治疯子了!

 

 2006年6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21/09 01:05:39 AM
这个日女万鸡的癞蛤蟆不是瞎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