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博客分类  >  奇闻趣事
千载兄妹  >  奇闻妙见
民间“高人”惜说邓小平

4258
民间“高人”惜说邓小平

                                                                                         作者:千载云

   “高人”的个儿不高,大约一米六的身材;文化水平也不高,小时只读过半年的私塾;说起年龄也不算很大,七十岁左右吧。“高人”高就高在有穿透力极强的眼睛。

   七十年代初,“高人”那时还年轻,因为其非凡的“眼力”,在当地很有名声。有一次两青年找高人“看前程”,两人一高一矮,高个约一米八的身材,衣着较新,人也看起来齐整;小个刚过一米六,衣衫破旧不整,但人长得壮实。

   “给我们两人看看前程吧。”高个自信的说道,小个子也在一旁小声的附和。

   “高人”当时忙着自己的事,只是简单的瞥了他们一眼,说道:“这位(指高个)现在学做木活,百艺好藏身,不过,以后你不会脱离农村,并且一生勤扒苦做,但没有什么大的病灾,以后有二子一女。”“高人”顿了一下,又说:“那位(小个)你不要看到自己现在过得苦,万事不顺心,你以后会到城里工作,并有亲人帮你。不过,那是十年以后的事。”

   高个急着追问:“那你怎么知道我在学做木活?怎么知道我不会脱离农村?” “我用‘眼力’看的,不信你以后走着看吧。”高个再行追问,“高人”也不说话,只顾做自己的活。

   两人走的时候,小个子满心欢喜,声称自己以后有出头之日,一定买东西来好好看望、答谢。

   时间证明了高人所言。那位高个是当时的大队书记的三弟,在那时的农村,一般人都在学大寨,起早摸黑地种地,能学木匠,也是高人一等了。以后,高个由青年而中年渐渐走向老年,一直在农村种地,有时也在外面做做其它的活,做不了三两天就回家了。一生勤苦自不待言。如今其一女早嫁,二子近年也成了家。

   而小个子当时是随母改嫁而来。其父是地主成份,加之其大伯是国民党高官,解放后“逃”到台湾,其父自然罪加一等,在他还只有一岁的时候,父亲就被“镇压”了。他跟随着他改嫁的母亲,到一户“下中农”之家,更名换姓,有“贫下中农”这把伞罩着,虽说干活累死累活,也没有多少人敢欺负,同时免了许多“灾害”。后来文革结束,地富取帽,小个与其大伯取得联系,当时他的大伯与堂兄们从台湾举家迁至美国,都是有本事的人,生活自是富足。小个得他大伯和堂兄们的资助,他也全家迁至县城。而这位小个青年,就是我的一位叔父。

   我自小就认识了“高人”,也知道“高人”的非常本事,只是用现代科学无法解释,所以我也无从和他人谈起。“高人”的一些神奇事多了,我不想在这罗嗦,只想说说“高人”告诉我的一些存在我心中的“大事”。

   八九年“六四”学潮的时候,我那时刚参加工作。由于受高中时老师的影响,不想参与政治,以防惹火上身,只想“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对“六四”不那么关心。虽说我的身边也有同事很“激进”,但我还是不那么热心。有一天,我回到老家,看望了“高人”,“高人”觉得我知书达理,说我人又稳重善解人意,对我很信任,就对我说了他“看”到的一件怪事。

   一天夜上,天朦朦胧胧,高人看到好多青年被枪扫在一个很大的平平光光的大场子上,还有坦克冲过来。后来坦克过去了,人的尸骨也看不到了。高人叹息,多体面的一些年轻人呀,就这样消失了!

   这不是说的“六四”青年的事吗?那时的报纸电视不是说“六四”没有死一个人吗?当时我由于不大关心这事,或者说还是比较相信邓小平的,也没有把“高人”说的事放在心上。

   九六年的时候,我又去看望了一次“高人”,“高人”又给我谈了一件事,说是计划生育打胎,害死了不少无辜的婴孩,这些孩子在阴间(另外的空间)没吃没喝,整天呼天喊地,好惨哪。“高人”说,现在的孩子哪个不是儿天宝地,要是这些父母看到自己被打胎的孩子受那样的苦,不知怎么伤心呢。“高人”还告诉我,在被打胎的婴孩中,还有的是“大人物”转世,这些“大人物”很有本事,都告到天上去了!

   我当时想,是啊,这些婴儿的确可怜,可是他们就是告到天上,那他们告谁?告他们的父母?可计划生育是国家的政策。

   今年清明前后,我利用回家祭祖的时机,又看望了“高人”,“高人”比过去老了,但精神比从前似差不了多少,“高人”又给我讲了一件奇事:

   一天的半夜,“高人”看到一群人正围着一个人,那人个子很矮,看不清是谁,只见一群鬼怪似的“家伙”把那人折腾得杀猪似的嚎叫,“高人”想着去制止。这时,“高人”耳边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你不要管这事,他是邓小平,他那时用坦克碾死了绝食的学生,那些学生‘堵’着告他,一直告到如今。那些学生是国家的人才,也是天派定的,是有本事的。善恶有报呀,邓小平害死了那么多学生,到了该报他的时候了。”

   当时“高人”对我说,由于有了这‘看事’的眼,也受过不少的苦,被游斗过,被吊打过,被抄过家。后来邓小平上台,才过了几个安逸日子,没想到他做那样的蠢事,真的用坦克碾学生,以致遭到这样的报应。并非常惋惜说,邓的报应不知何日能止,还要殃及他的后人,以后会看到的。

   这也使我想起现在风传的天灭中共。为什么灭它?为什么那么多人,退党退团?是它坏事做尽气数已满,到了报应它的时候了。

   自中共执政五十多年来,各次运动害死的人加上大饥荒饿死的人,共有八千万之众,还有计划生育害死的生命也是在亿以上。中共的残忍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并一直没有放下屠刀。中共至今还在作恶,抓捕和残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和民主异议人士、上访人士及其它宗教人士。迄今为止被网上披露证实被迫害至死的法轮功学员已三千人,这还是保守数字!

   中共这个比法西斯还要法西斯的恶魔,人神鬼共愤的吸血鬼,此时不灭更待何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29/09 02:31:08 AM
我深信您!邪党早晚要倒的!!!
千载兄妹
   12/05/08 04:58:22 AM
你不相信的,不一定不存在。我相信善恶有报,作恶大多没有好下场。
游客
   10/21/08 09:29:44 PM
回复游客 10/19/08 02:04:14 AM。 连这种荒谬东西都会相信的话,你才是要清醒的那位。中国只要有这种人存在,才不会有希望。
游客
   10/21/08 08:16:10 PM
楼下的五毛先生,不要为独裁者强辩了,就是我们这地方,也死了学生的。
游客
   10/20/08 09:45:49 PM
柴玲在逃亡成功后发表了一盘录音带,其中有三段,分别是是这样说的∶ 【柴玲:“我是柴玲,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总指挥,我还活著。自六月二号到六月四号这段时间整个广场情况,我想我是最有资格的评论家。” 柴玲:“可是我们事后才知道,我们仍然有些同学,他们对这个政府、对这支军队还抱有希望。他们以为顶多是军队把大家强行地架走,他们太疲劳了,还在帐篷里酣睡的时候,坦克已经把他们碾成了肉饼…(哭)。有人说同学死了两百多,也有人讲整个广场已经死了四千多。具体的数字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柴玲:“市民告诉我们,这些士兵是真杀啊!对着市民区发火箭炮”。】 也就是说,柴玲自己提供报告,她至少扔下了四千学生在她身后而自己离去。而这正好和她5月28日录下的“下一步作为我个人,我原意求生下去。广场上的同学,我想只能是坚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墙的时侯血洗。”的说法一致。 关于柴玲所说,“整个广场已经死了四千多”,与柴玲前后撤出的侯德建在卡玛的电影《天安门》里作证时,有这样三段话∶ 【侯德建:“很多人说,广场上有两千人被打死,或者几百人被打死;在广场上有坦克碾轧学生撤退的人群,等等。 “我必须强调,这些事情,我没有看见。那么我不知道别人是在哪里看见的,我是六点半还在广场上,我一点都没看见。 “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需要用谎言去打击那些说谎的敌人,难倒事实还不够有力吗?那么如果我们真正使用了谎言去打击说谎的敌人,那只不过是满足了我们一时的泄恨,发泄的需要而已。这个事情是个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也许你的谎言会先被揭穿,那么之后的话,你再也没有力量去打击你的敌人了。”】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一、说柴玲扔下同学自己逃生的证明来自她自己的两段证词。第一次是5月28日留给康宁汉的录像,强调“下一步作为我个人,我原意求生下去。广场上的同学,我想只能是坚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墙的时侯血洗。”第二次是柴玲逃亡成功后公布的录音,声称她真在身后扔下了大批学生,其中仅在广场上被杀者就有四千之众。 二、不但侯德建,而且周舵、刘晓波都在镜头前作证,广场上并无屠杀。
游客
   10/20/08 09:44:17 PM
不知道游客10/20/08 08:53:26 AM当时是否真的在场。但是,当年的广场四君子,《龙的传人》的作者,侯德建先生就说过,他是最后离开广场的人之一,当时学生是有秩序地撤走的,且人数已经不多,早已不是“人山人海,成千上万”。侯德建在离开广场的时候,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说广场上有人死了。
游客
   10/20/08 07:00:41 PM
楼下的先生,别搞笑了,时至今日,我还没有听哪一位说8964天安门没有发生过屠杀学生的惨案。邓小平当年大开杀戒已成为今日人们之公认。
游客
   10/20/08 08:53:26 AM
当年我是在天安门的,天安门根本没有发生射杀学生的事件。至于北京其他地方有没有, 我就不清楚了。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我都是听说的。 如果不在现场,就不要随便瞎说,这个道理我是知道的。当年柴玲就是想布局让中共开枪, 然后自己逃走。让其他学生的血来“唤醒”全中国。这个她自己都承认了。所谓的“六四”屠杀,是柴玲他们恶意制造的舆论。最明显的是,她说当年坦克车在天安门压帐篷里面的学生,以及血洗天安门等,都是胡说, 因为当年我就是在天安门的其中一个学生!我当时没有见到她所说的“暴行”。各位,我们现在反对的是一个以谎言起家的政党,但是如果我们都以谎言来作为武器,我们还有资格批评我们的敌人吗?
游客
   10/20/08 03:49:15 AM
我姑姑的老公是开了天眼的,因为说了太多阴间的事而早死,我相信这是真的,不管楼主讲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相信一定做坏事会有报应的!因为人死后的事,活在阳间的人是不知道的,但是人死后都知道,邓小平杀了那么多学生,一定会有报应的,永世不得翻身!江泽民别看他现在蹦的欢,小心身后拉青单!都会有报应的,而且还会报到子孙后代身上!所以人要做好事,才能造福子孙!不相信的人就不相信吧,免强让别人相信也不行!反正我是不敢做坏事!
游客
   10/19/08 02:04:14 AM
楼下的两个什么时候才清醒啊?中国只要有这种人存在,就不会有希望。
游客
   10/18/08 02:54:36 PM
流氓加老赖
游客
   10/18/08 02:53:58 PM
一派胡言
游客
   10/18/08 11:10:15 AM
杨佳案外的违法事实 旁听杨佳案审被拘三十天 妻子至今未获当局任何告知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您好! 我丈夫项文寅10月13日上午去人民法院旁听杨佳案被公安抓走,按法律规定公安应通知家属,家属有知情权。然而,公安不但不通知家属,且还拒不让家属知道亲人被抓的事。 自丈夫被抓那天起。我就天天向政府、公安等有关部门和领导去信去电,结果要么不理睬,要么回答不知道。 直到五天后的晚上(前晚)我丈夫的妹妹来电话说:派出所民警(丈夫户籍所在地的社区民警)打电话告诉她项文寅被拘留三十天,关在徐汇区某拘留所。我立即打电话问该派出所,回答说不知道;我又打电话问该民警,回答说:是被拘留了,但不知道被拘留几天,也不清楚是为什么事,好像是说他参加游行。 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丈夫为什么事犯什么法被拘留,拘留几天?我还是担心丈夫已不在人世了,已被打死了,因为两年前在国务院人民来访接待室的后园,我和我公爹及其他访民亲眼目睹警察及其雇用的打手们暴打毒打我丈夫的情景,那场面真是残无人道,凶狠无比,没一点人性,比野兽还野兽! 心急如焚的我只得再次求您了! 我是个有身孕六个月,患病不能堕胎,无钱看病,完全失去土地和房子,无一点保障,无一点经济收入,病贫交迫的孕妇。 动迁公司拆了我们的住房,不但没给予我们一点安置,反而开车撞伤我丈夫和八旬公爹,并把我夫兄害死。 上海市人民政府驻京办事处的信访领导、警察及其雇用的打手们到国务院人民来访接待室“接访”,把我丈夫往死里打,打得满头起包,遍体鳞伤,肋骨断裂。 前几天,我丈夫回上海打官司,10月13日近中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门外的马路边被一伙警察又打又拖地抓进去。据被抓进去放出来的人说,抓进去后警察和打手们叫你蹲下,你不蹲下,不论男女老少都要被好几个打手猛打。我知道丈夫的性格,非常倔强,他不会接受这种污辱,因此他不但被打,且一定打得很残,甚至被打死! 七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有关部门告知我丈夫的下落和情况。 我丈夫究竟为什么事犯什么法被拘留,拘留几天?人是否还活着?请有关部门告诉我。 我丈夫叫项文寅,身份证号:310110196205154651 户籍:上海市楊浦区长白二村34号4室(住房已被拆除) 急盼! 杜青艳 身份证号:2
博客新傳
   10/18/08 02:25:05 AM
did you introduce Dafa to “高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