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千载兄妹  >  时评热议
寄语沙叶新:您的路会越走越宽,越走越亮

4176
作者:千载云

   初知沙叶新,是年轻时看电影《陈毅市长》时,看到银幕上赫然打出的编剧的名字。后来看了一些文学方面的杂志,从而知道沙先生是著名的剧作家,同时还是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院长,有“著名剧作家”和“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两顶“峨冠”,沙先生在我的心目中成了“高高在上”,须“仰视才见”的人物。并且这种“印象”一直保持到两年前。

   近两年,当我拜读了沙先生的一些文章,心中极其感慨和震撼,发现沙先生决非是我从前印象中高高在上的沙先生,他不是须仰视才见的“神”,而是一位极其真实、极其真诚、极其清白、极其清醒、极其睿智、极其幽默、极其善良、极其亲近的老者。当然有一点印象没变,就是幽默还是一如从前,只是过去的幽默是生在别人的脸上,即戏剧中角色的脸上,如今的幽默生在沙先生自己的“嘴角”。

   读沙先生一系列文章,如“文化”系列,颇受启迪,长长的文章,有时一遍看不够,还要再看。沙先生以自己独特的眼光和经历,看当今社会是很深刻的,对专制者的嘴脸,也看得越来越清楚。沙先生的《腐败文化》一文,从腐败的现象、腐败的程度谈起,进而分析腐败的表现形式,腐败的原因,呼唤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忧国忧民之情发自肺腑、溢于言表。网友们看此文后,有人认为沙先生说出了他们想说而不敢说的话,也有人认为沙先生写出了自己想写而写不出来的文,从而让人们看到在莺歌燕舞“盛世”掩盖下,是丛生的腐败,火山即崩的乱象,是我们民族的巨大危难。

   说起沙先生,不得不让我提起沙先生的话剧《陈毅市长》,这部话剧与其说是作者在为共产党歌功颂德,倒不如说是寄予了作者当年对共产党的美好愿望。因为现实共产党中是绝对没有如此为人民的“陈毅市长”的。《陈毅市长》写成于上个世纪的80年代,那时“文革”刚刚结束,国人也刚刚从一场史无前例的恶梦中走出。其实当时对文革后的共产党抱有希望的不是沙先生一人,就是像我,一个刚刚步入青年行列的人,也对共产党、邓小平抱以很大的希望,希望他们能带领中国人民走向民主、富强。

   记得当时农村刚刚开始分田到户,受毛泽东余毒的影响,很多人都不理解,认为是走回头路,是复辟资本主义,就骂邓小平,骂他是矮家伙只长心,不长个,骂的话很难听,那时我的感觉就像骂我的亲人一样,心里很难受,我认为这些人愚昧,粗鲁。那时我天天看报,关心国事,关心共产党,关心邓小平,希望看到国人都能理解、支持邓小平,希望邓的改革开放能一帆风顺,人民的生活水平能一天天的提高。

   然而好景不长,没有几年,刚刚有起色的农村,因为“提留”收的太多,农民负担过重,开始走下坡路。中共官僚及其子女们的巧取豪夺,跛足的经济改革带来的种种弊端渐渐突出,终于导致了“六四”学生民主爱国运动,而邓小平等人对学生的镇压,又一次露出了共产党人的狰狞“本色”。 当然,“六四”事件让很多人对中共绝望,更让很多人清醒,知道中共只要存在一天,就会使用暴力,就会与人民为敌。邓小平称自己是“人民的儿子”,但有“人民的儿子”向人民的儿子开枪的吗?

   但受党文化毒害的我此地并没有清醒,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直漠视中共对学生的屠杀。后来江泽民上台,这位踏着“六四”学生鲜血爬上中共国寨一把手交椅的人物,平时一脸微笑,时时都要“代表人民”,可对亿万法轮功信众异常残暴,异常邪恶,而此时正走向成熟的我见证了中共对法轮功的打杀,加之《九评共产党》的问世,让我从洪观到微观、历史到现实中彻底的看清了中共的嘴脸,从而彻底唾弃了中共。

   中共在现实社会中是个专制者,但拨开时空的迷雾,在宇宙中则是应劫而生,残害人类的强大邪灵的附体,这就是它为何比专制者更专制,比残暴者更残暴,能集古今中外大邪大恶于一身。试问中国历史上,有哪个朝代在和平时期,就接二连三地发动各种运动整治人,害死8000万可贵的生命,并出现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让人不敢想像,不敢相信的最大恶性事件?有哪个朝代如此疯狂地战天斗地破坏生态环境,如此野蛮地摧毁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人类的道德?

   沙先生曾是“党的作家党的人”,如今却成了受党监控的“异议作家”,当然这不是沙先生不愿紧跟党,因为党崇尚的是“假、恶、暴”,党的“法宝”是“谎言”和“ 暴力”,而沙先生是作家,是作家就得说真话,作品的生命力在于“真”,并认为“说假话是最痛苦和最耻辱的”,自然而然沙先生就“偏离”了航线,和党“ 离心离德”了。这不是沙先生的错,实在是党的邪性惹的祸。因为人性和党性永远水火不容!

   如今,沙先生这位“党的作家党的人”也被逼发出了“我真不想一路走到黑”的感概,其实纵视中共58年执政史,多少“敌人”,不论是右派、六四学生、还是今天信仰 “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都是中共逼出来、逼得人家走投无路了,就上了“梁山” 。即使如此,善良的沙老先生还是希望和中共最高领导人对话,希望中共进行政治改革,有真正的言论、出版自由。这无异于与虎谋皮。一个民心尽失的政党,一个与民为敌的腐败集团,让他放弃特权与利益,实行民主宪政,就是宣叛其死刑,他能答应吗?只能是枉费了沙先生一片苦心。

   如今中共还在继续作恶,且借用“08奥运”打压维权人士、异议作家,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其它宗教人士,用“满城黄金”和“倾国丰乳”演绎着梦幻“盛世”,让人们在麻木中狂欢和沉沦。希望沙先生能放弃对中共的幻想,一个犯下滔天罪行,从不认错的政党,一个全身腐败,臭如烂桃的政党,还有什么值得人们去信任呢?我也希望沙先生这位善良、真诚的老人,从此洗净尘沙,退出中共组织,一个善良而高贵的灵魂,怎么能和一个腐败透顶、与人民为敌的恶党联系在一起呢?

   沙先生心是亮堂的。我相信只要心中有明灯,心存正义、良知和勇气,那么沙先生的路会越走越宽,越走越亮。中共作恶太多,必失天下,必被解体,如今不是有3300多万人退出中共的党团组织吗?我也希望沙先生能汇入浩浩荡荡的退党行列。


此文于2008年07月02日做了修改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04/11 04:52:07 AM
“人民的儿子”会向他的爸爸“人民”开枪啊?大义灭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