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千载兄妹  >  精彩转载
慕容雪村:有这么一个国家

39971

慕容雪村:有这么一个国家

作者﹕慕容雪村
 
【大纪元2012年08月11日讯】这个国家禁止穿牛仔裤,禁止穿带有英文字母的T恤衫,因为那代表资本主义倾向,也不允许留长发,法律规定,男性的头发不能超过5厘米,秃顶的人可以稍长一些,7厘米。违反这些规定的会被逮捕。

这个国家禁止超额用电,照明的灯泡不准超过40瓦,不允许拥有电饭锅和电炉,几乎没人见过电磁炉和微波炉,没有私人电脑,只有极少数官员才拥有私人住宅电话,2004年后,禁止使用手机。收音机只能收听固定频率,电视只能接收固定信号。警察经常突袭民宅,检查上述违禁物品。

这个国家鼓励告密,每个人都有义务检举别人,不管他说了不合时宜的话,还是收留了没有合法证件的人。有个组织叫“人民班”,类似于中国的居委会,人民班的班长对自己辖区的言论负有责任,他有时会主动说一些反动言论,目的是引诱别人一起说,上当的人瞬即会被他告发。报纸会表扬那些检举自己亲生父母的孩子,说他们是勇敢的小英雄。

这个国家的居民多半都穿制服,颜色以灰、黑、蓝为主,由政府组织生产并发放。每年两套:夏天的和冬天的。发衣服的日子是元首的生日,表示这些衣服全出自领袖的恩德。这个国家的鞋子是稀缺品,大多数民众只穿布鞋,皮鞋是绝对的奢侈品。流浪儿即使搞得到鞋子,也会把它卖掉换吃的,然后把塑料袋裹在脚上,即使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冬天。

这个国家的领袖是个通材,什么都精通,从哲学到数学到心理学到天文到医学,领袖视察山羊养殖场后,报纸会这么报导:领袖的“莅临指导与循循善诱,大量增加了山羊的繁殖与产奶量”。

这个国家是个标准的军事国,几乎没有朋友,但有许多敌人,所有的邻居都是它臆想中的敌人。它的国防预算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它有个口号叫“先军”,意思是:军队是所有决策的核心,军事先于一切。即使有大量国民饿死,这个国家依然在研究核武器和长程飞弹。

这个国家严重缺粮,有长达20多年的饥荒,直至如今。没人知道饿死了多少人,有说几十万,有说几百万,相当于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强。更多的人处于营养不良状态。在这个国家,挨饿是一种爱国义务,当各国人都忙于减肥的同时,这个国家的首都会挂出大幅标语:让我们一天吃两餐。每当有国外媒体报导这国家的粮食短缺,它的媒体就会表示强烈愤慨和严重谴责。

这个国家有许多“大头娃娃”,据说人在营养不良时,养分会首先输送到大脑,其次躯干,其次四肢。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研究报告,这个国家有42%的儿童因营养不良而发育受损。其中有许多将变成新一代的大头娃娃。

截至2008年,世界粮农组织对这个国家的统计显示,有三分之二的家庭还在吃草根树皮。如果问他们:下一餐怎么办?乐观的会说:希望哪个亲戚能送点土豆来。悲观的就会掉下泪来。

现在的情况是否有所改善?没有资料这样显示,人们只能想:但愿吧。

50年前,这个国家的平均身高与邻国相仿。但现在,其国民的平均身高比邻国矮了13厘米。

这个国家禁止贸易,首先禁止的是大米、玉米和大豆。他们的政府担心这些物资会流入敌对国家。

这个国家禁止早婚,报纸上说:每个人都应该在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足够贡献后才能结婚。

这个国家的街头有许多宣伟看板,上面画着领袖的肖像,上面写道:“凡是党决定的,我们必定遵行”。或者是号召国民“用生命捍卫领袖”。

这个国家也痛恨中国,说中国是修正主义,仇恨程度比不上美国,也比不上日本,但也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与此同时,中国一直在给这个国家无偿援助。与此同时,中国有大量失学儿童。

这个国家的城市供水系统曾长期中断,至今也不正常。来水时居民需要把所有的容器灌满,经常需要去河川或水井中汲水。因为没有肥皂,也没有抗生素,不干净的饮水常常带来瘟疫,在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已经绝迹的伤寒曾一度流行。

这个国家的医院中没有输液瓶,病人要输液,需要从家里自带几个啤酒瓶。

这个国家的学校里没有教材,也缺少纸,富裕的家庭才可以搞到纸抄写教材。

这个国家的元首强迫国民称他为“父亲”,有时也称为“慈父”。

这个国家的第一任元首写过十几本书,第二任写过几十本,我希望不要有第三任,否则书就太多了。

这个国家的课堂上教的内容很多与领袖有关,每个人都会背诵一些领袖语录。意识形态教育和仇恨教育贯穿始终,小学一年级的数学课本上有一道题:3名士兵杀死了30名美军,如果他们杀的人一样多,那么他们各杀了多少美军?

这个国家的首都是唯一的展示窗口。外地人去往首都会遇到各种限制,在某些特别的日子,限制会越发严格。为了维护首都的形象,残疾人、精神病人和侏儒会被强迫驱离。即使父母都正常,如果子女身有残疾,也会被强迫移居别处。

这个国家会举办公审大会,公审期间,政府会要求所有居民前往围观。审判台上有检察官、律师和法官,检察官宣读罪行和罪名,律师表示同意检察官意见,最后由法官宣判。死刑犯会被当众处死,在头部、胸部和腿部份别射进三发子弹,这些死刑犯绑在木桩上,死后的样子像是在向众人道歉。

这个国家的罪犯不仅被剥夺了政治权利,几乎也被剥夺了一切权利。他们住在劳改营中,因为没有被子,他们只能挤在一起,头挨着同伴的脚。劳改营中每天都有人饿死,有时同一个房间中会同时抬出几具尸体,那些和尸体睡在一起的人见多看惯了,会毫不惊奇的评价:哦,某某某死了,某某某也死了。

这个国家最流行的歌叫《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幸福》,歌词是这么写的:我们的父亲,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幸福。我们的家在党的怀抱里。我们亲如手足,即使火海逼近,甜蜜的孩子不要害怕,我们的父亲在这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幸福。

以上内容全部来自《我们最幸福》一书,作者是《洛杉机时报》记者芭芭拉.德米克。这本书目前没有在中国大陆出版,相信十年内也不会。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