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中共媒体把当前的局面吹嘘成“盛世”,但略微清醒的人都知道中共刻意包装的所谓“盛世”,只不过是担忧权力失落的一种精心粉饰。而中国目前的危机遍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环境多领域,且相互制约相互影响,无论哪个方面出事,都会出现骨牌效应。

中共官员的腐败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人们都知道清朝的大贪官和坤贪,他20年间贪积的财物相当于现在的人民币40—50亿元,而放眼当今中共的中高层官员,有几个不是和坤?前不久倒台的太子党高官薄熙来,被曝贪得财物高达38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七、八个和坤,而江泽民、李鹏、周永康家族可能贪的更多。而这种越演越烈的腐败随时都可令中共“政息人亡”。

中国经济近些年是得到较快发展,但这种靠攫取资源、热炒地皮、哄抬楼价的非科技型发展是畸形的,不可持续的。而官员们的巧取豪夺和分配极度不公更加重了社会危机,

前几年有一种说法,即中国0.4%的人掌握70%的财富,后来又有人说中国0.5%的人掌握80%的财富,总之是极少数人掌握着中国的大多数财富。而这些掌握中国大多数财富的极少数人,又多有官方背景,并且已移民欧美或正在移民欧美,如果这些人一旦转移财产,那么中国将被掏空,中国经济随时崩溃。

由于中共缺少普世价值,所以没有真正的朋友,只能靠外援收买不入流的狐朋狗友,而这种朋友往往不可靠,越南和朝鲜就是最好的例子。中共的军队虽貌似强大,由于周边多是中国的“敌人”,所以中共从来不敢来硬的。说与美国打仗,那更是笑话。一方面力量比不美国,再加上中共高官的子女多是美国人,哪有父母和儿女国家开仗的道理?就是万一打起来,也会军心涣散甚至叛变,谁愿为四面楚歌的独裁政权当炮灰?

虽说中共的军队对外软弱,但对付国内老百姓还是狠的心下的手。据一位现役军人透露:现在中共的边防军都准备了两套服装,一套是军装,一套是武装警察的服装。中国现在每年的群体事件多达几十万起,如国内出现大规模的群体抗争事件,军人马上换上武警服装,参与强力镇压。如此积累血债,也是中共在自掘坟墓。

如今因信仰的缺失、道德的下滑造成的人损人、人害人的现象随时可见,人们也深受其害,毒食品毒饮料让人防不胜防。至于环境的恶化更不用说。

既然中国存在这么多的危机,那么中国的出路在那里?

那我们就先看看造成这些危机的症结和病源在哪里。大家知道,“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中共专制体制是孳生腐败的土壤,而今的局面已造成中共腐败无解,“全党腐败,全军走私,全民做假”,你去反谁?如果你要铲除腐败,那就必亡其党。前几年就流行一种说法:反腐败亡党,不反腐亡国。所以要清除腐败、解除腐败及各种危机,最好的办法就是抛弃中共,终结中共的统治。

当然现在不少人有这样的想法,就是中共倒了,中国会不会乱?其实在信息时代,这种可能性不大,我们看看今天的俄罗斯、德国、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就知道了。当然可能有一段时间的阵痛,但不是长时间的,所以长痛不如短痛。

如果没有中共统治,反腐败大旗一树,就不会有什么顾虑,那些贪官污吏不管其财产转移到哪里,也会被新政府追回来,人民也会受益。就不会存在因大部分财产流失国外而担心国家的经济崩溃。一个全新的政府必定有所作为,也会给人民带来好处,社会也会相对公平公正了,不会出现像现在生不起、死不起、养不起,住不起、结不起婚,上不起学的现象了。

如果中共高层改革派能主动放弃中共,从上到下进行政治变革,那社会过渡的成本是最小的, 我们当然欢迎胡、温、习、李成为中国社会的变革的带头人。放弃中共的邪恶统治,就是放下了压在身上的沉重包袱和禁锢思想的手铐脚镣。有了人民的强力支持,一切工作都容易开展,就不会有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困局与尴尬。

当然要得到人民的支持,除了放弃中共统治,还要必须做好的两件事,清洗以周永康为代表的反人性、反人权的血债派,以平民愤解民怨,解除中国第二权力中央和动乱之源;再就是平反六四、昭雪法轮功,以赢得民心,为未来的发展铺好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