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生前,一直被冷落,在19世纪末叶,思辩的哲学已不时兴,尚未泯灭,马克思莽撞肢解黑格尔学术体系,为黑格尔迷们所不齿;而当时,实证的科学正方兴未艾,马克思主义又没有任何实证,只有黑格尔式的玄学思辩,被誉为〝武断学派″,在学术界一直被边缘化。

所以马克思主义在新旧交接的两头,都不及格。当美国人类学家家摩尔根深入印第安人易洛魁部落,当了十年养子,获得丰富实证,巨著四卷《古代社会》出版后,马克思才算开了眼,给予很高评价,以暮年老病之身而未能读完它为遗憾。摩尔根此书以充分事实证实了《共产党宣言》的卷头语:“迄今为止,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是没有史实支持的随意武断!摩尔根在印第安人易洛魁部落十年经历证实:那里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马克思只能尴尬地自食其言,两年后在《路易•波拿巴雾月18日政变》一书中,改口为“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

马克思主义学派的另一个特点是:只能〝批发,包园儿!″,不准〝零买零卖″:要么全盘肯定,全部接受,去投身〝无产阶级″革命!要么免谈,没有挑选、商量的余地,霸气十足,说一不二,马氏说一,你不能说二!拒人千里之外,所以在爱自由的法国最先〝威信扫地″,后来在德国,在日本,在英国,在美国,也只有共产党人替他做广告。

在经济学界,马克思与亚当•斯密南辕北辙,批判大卫•李嘉图的工资铁律,标新立异,显得不伦不类,颠倒前人,并不成功。至今人们仍沿习〝人力成本″、〝劳力成本″等概念,而〝可变资本″、〝剩余价值″等马氏术语,无人问津。

在工人运动方面,马克思主义对无产阶级承诺:〝将得到整个世界″的诱惑,对于工人不啻画饼充饥、望梅止渴,要工人豁出身家性命,不顾一切去冒险:赌一把〝获得整个世界″,哪怕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马克思作为贵族家庭花花公子不可能理解工人,普通工人没那么大的野心和贪欲!他要〝整个世界″干什么?所以1871年巴黎公社造反,被驱使的都是马克思最瞧不起的社会底层最腐化的部分----流氓无产者!

西方哲学史作者罗素爵士评判马克思主义时曾说:“一个工人要想改变自己的地位,可以节储几年工资去上大学,何必参加集体抢劫?”。其实,美国工人在1886年争取到的〝三8工作制″(8个小时学习、8个小时工作,8个小时休息)是19世纪工人们的普遍要求,所以在所谓的〝革命年″---1848年之后,工人运动仍然归于沉寂;直到今天,欧、美工人,对〝获得整个世界″,也不买帐,不相信共产代替资本家,工人会有好结果。

卡尔•马克思生前梦寐以求的英、法、德等国工人的〝联合行动″〝同时起义″实践〝世界革命″成了泡影。

1872年卡尔•马克思退出共产国际,亡命于伦敦,11年后,1883年卡尔•马克思去世。

卡尔•马克思不仅对自己的著作称为〝粪″与“污秽之书”,卡尔•马克思还再三地坚持说:他“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卡尔•马克思为什么不敢承认他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这是卡尔•马克思自己证实的,而且不止一次.至今还有三种提法,保留在中译本《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

第一种提法:“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恩全集》第35卷第385页)

第二种提法:“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恩全集》第37卷第432页)

第三种提法:“我能说的只有一点: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马恩全集》第2l卷第54l页附录。)

如果是因为有人冒充或扭曲了马克思主义,战斗成性的马克思,会轻易把们批倒、批臭,根本用不着否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他既知自己著作是粪与污秽之书,他当然晓得马克思主义者们的后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不定哪方遭难?

马克思死后,由于恩格也不否认卡尔•马克思这个遗言,所以从伯恩斯坦、考茨基到列宁、斯大林,谁都不敢否定马克思这个遗言,又绝对不敢让广大党员知道,所以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信仰问题始终处于混沌、迷离的状态,消灭了过亿的生命,无数党员作了牺牲,成为一场荒唐、盲目、血腥的闹剧。

苏联共产党统治70年,屠杀了2000万各族生命,中国共产党统治大陆60年,8000万各族生命非正常死亡;当年社会主义阵营:前苏联、波兰、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东德、古巴、越南、蒙古、北朝鲜12共产国,再加上柬埔寨波尔布特共产党政权,所有的牺牲,至今还无人统计。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主义”----毛泽东不知道马克思这个遗言,听到炮响,就一头裁进去了。

人的一生信仰什么?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共产党员把生命交给了党,党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千千万万的共产党员,为自己的终生信仰而牺牲,一直到死,却不知道为之献出生命的革命导师马克思竟然不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

从共产第一国际到第三国际各国历届党魁们一直到死,终生信仰的却是其创造者自己都不承认的马克思主义,这是古今中外所有的宗教,政党都没有的,多么昏不可当,荒唐至极的事情!这是根子上的问题左右碰壁,处处倒霉,动辄得咎,内外交困,倒行逆施,一条道走到黑,在死胡同里转圈。

于是,无论屠杀了多少民众,干了多大、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多么荒唐透顶、蠢不可及却恣意妄为,拆屋毁地,车碾房砸,蛮不讲理,招来无尽不穷的天灾人祸,无人对这一切负责,一切后果都落在民众头上,倒霉的总是老百姓!

虽然普通党员的房屋照样强拆,上访照样挨打,同样是专政对象,与普通百姓不同的是他们宣誓加入了以共产党名义出世的撒旦教,己犯罪成为魔教结构中的一分子。

听马克思说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口气:“有一点可以肯定......”;“我只能说:.....”;“我能说的只有一点:.....”吞吞吐吐,欲说还休:不能再多说一点,似有难言之隐,好象怕揭老底,万万不能讲!聪明的读者,也许有人知道!因为马克思至死没否认自己是撒旦传人,魔教使者。

卡尔•马克思1883年逝世,历时已118年,百年之谜再不传开,大家糊涂到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