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3月15日,重庆地方大员薄熙来被中南海免职,很多国人不明就里。其实薄被拿下,除了逼叛王立军造成国际丑闻,“打黑”以权代法导致无数冤案,最主要的是阴谋造反夺权,欲在18大取代中南海既定接班人习近平。

那么薄熙来为啥要谋反?他是早有此想还是一时冲动?说他谋反有什么根据?下面为大家一一解开谜团。

一、受江泽民“点拨”,薄熙来早怀凌云之“志”

早在1999年薄还是大连市委书记时,时为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为地方镇压法轮功不力在辽宁对薄面授机宜:你应当像胡锦涛在1989年西藏暴乱事件中表现的那样显示出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当然, 薄之所以能受到江的面授,一方面薄是“有恩”于江的中共前大佬薄一波之子,另一方面,也是江为了利诱手下强力镇压法轮功。

当然江要薄学胡锦涛,除了手段强硬,在薄看来,也要做胡锦涛第二。虽然当时薄起点低,但却有着太子党身份的优势,所以薄不怕起点低,就怕不使力。

薄本是心狠手辣之人,文革时为和父亲薄一波划清界限曾踢断其父的三根肋骨;他受其父影响,也深知在党内要想爬的快,就要不择手段,不讲道德底线。有了江的“鼓励”,薄如注了强心针,为了所谓的政绩和攀爬,在大连和以后任省长的辽宁,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丧尽天良,并出现了在辽宁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

由于疯狂追随江迫害法轮功,薄也得到相应的报偿,几年时间在江的提携下,从大连市长、辽宁省长一路跑红做到商务部长。

据网曝,薄从辽宁起,包括其亲信,就认准薄是做大事的料,1米8几的身高,说话一套一套的,办事果断有手腕,有领袖风范。他们看不起胡锦涛,认为胡做事没风格,说话没表情,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后来到重庆,习近平被定为王储,他们看不起习近平,说习长样像阿斗,没有能力。并利用高级毛左造谣中伤温家宝、打击习近平。

二、仕途受挫辗转重庆,高调折腾曲线“入常”

当薄熙来为实现自己的权力梦想而一路狂奔时,在晋升副总理位置时却意外受挫。原因一方面是当时即将退休的副总理吴仪看不起薄,认为薄爱做表面工作却不干实事,不看好薄接任;另据维基解密曝光,由于薄在辽宁时残酷打压法轮功在多国受到起诉,总理温家宝认为薄的诉讼案有损国家形象,同时也为了撇清与“血债派”的干系,明确否决了薄的副总理提名。

当然胡锦涛命薄为重庆市委书记,在一般人看来是外放,但胡已够对得起薄,也照顾到了其父亲的大面。因为重庆毕竟是四大直辖市之一,做一方大员也是实权派。但薄对中途受挫并不甘心,为了政绩在重庆高调展开“唱红打黑”;并以课题费的形式,收买众多毛左(如给北大孔庆东的课题费就是100万)为其拼凑和宣传所谓的“重庆模式”,为在18大“入常”造势。

此时,在中南海的政法委书记、“血债派”最大的实权人物周永康也需要一位接班人。毫无疑问,薄作为“血债派”重要人物,以强势打压民众成为周最看好的接班人。周需要薄的接班来确保持权力延续免受排斥和清算,薄也需要权力来实现自已的梦想。所以两人一拍即合,成为铁杆,周也成了薄试图谋反的同盟。

当然,薄“入常”并不仅仅是想接替周永康做政法委书记,而是想与周永康合作,利用公安、武警和军队人脉,阻止习近平上位,以极快的速度夺取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位置,实现“胡锦涛第二”的夙愿,并以牺牲50万人的生命来稳定大位。

薄在重度抓住人们痛恨黑社会和仇富心理“唱红打黑”,的确受到全国很多不明“打黑”内幕人的拥护,但随着薄被免,重庆文革式的“唱红打黑” 滥权枉法的真相也浮出水面。薄在重庆一手遮天,谁不听他的,先抓人再定罪,并且是个迫害狂,近日有人撰文称,薄熙来的酷刑胜过渣滓洞。

三、薄熙来谋反证据种种,有人称“要不了半年就成功”

在今年2月份习近平访问美国的时候,美国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发表报导称,王立军告诉美领馆官员,薄熙来和周永康密谋联手阻止习近平上位再夺权。

有海外的中文媒体还引用知情人的话称,王立军掌握了薄与周密谋造反的一手证据。去年,薄通过王立军以公安的名义向重庆兵工厂买了大批枪枝和子弹,建立私人武装,目前这批武器下落不明。武警机动师已进驻重庆,由中央直接指挥,在军分区配合下追查。

薄还命王立军从东北抽调逾万名警察入驻重庆,扩充警察队伍。知情人说:“当时整个重庆的警力3万,再加上从东北等外地过来了1万……”

中共8名军委委员中的3人,3名军委副主席中的1人,都曾经去挺“唱红打黑”,薄熙来在军中的势力“盘根错节”。薄也常跟亲信吹,他至少掌握两个集团军。他父亲薄一波创立的第14集团军现在就驻扎在云南。

薄被免后,传重庆警备区司令和原成都军区政委被查。据报导,原成都军区政委、上将张海阳(现二炮政委)给薄提供过军火,协助薄熙来秘密建立私人武装,现已被扣。

网上还传著名毛派份子、北大教授孔庆东与另外两位毛左名人获重庆方面许愿,薄熙来上台后会委以两人要职。薄的文胆、重庆市委常委徐鸣曾按薄熙来的意思拟了一个需要资助的知名文人名单,其中包括司马南、吴法天和孔庆东等人,说薄十八大成大事后孔庆东当教育部长、司马南管文宣、吴法天进政法。

有一位叫李干知情人在王立军事发后谈起他去年9月22日在武汉一个文化沙龙“如梦轩”与张宏良的一面之缘。当时张宏良前来演讲,李干描写他见到了这样一幕:

“张宏良前呼后拥地来到‘如梦轩’,随行人员中就有人不可抑制地炫耀:张教授是通了天的人物,中国面临巨变,张教授将在中央担任重要职务。还介绍说坐在张宏良旁边的一个穿浅红色体恤的某大学的教授,就是未来湖北省委的书记。狂飙三步曲的作者王仁昌在发言中说汉正街将有十万人上街维权,散会后这位未来的省委书记把王仁昌拉到一边说:老同志,不要牺牲在黎明前,再忍耐一下,要不了半年,中国就要大变的。”

薄谋反不仅增加警力,购买枪支弹药,与军队有联络,而且还以送钱、封官许愿的方式拉拢、网罗人。

所以说薄熙来想谋反,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早怀“壮志”,早有预谋。这次薄被突然拿下,谋反是主因,而王叛逃美国领事馆则是导火线。但中南海将如何发落薄,还得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最大的可能性将是对薄终身监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