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连杰:有权有势的中国人移民,无权无势的中国人偷渡,这是一个国家还是监狱?——国家有这样的吗?当然是监狱,要不然,为什么人们不管有钱无钱,总想逃离这个国家——你听说过美国人偷渡的吗?!

冯骥才:

美国没有组织部,所以没有买官卖官;没有国土部,所以没有强拆;没有铁道部,所以没有黄牛倒票;没有宣传部,所以记者可以探究真相;没有文化部,所以文化繁荣;没有广电总局,所以能拍出大片。
 


 

 

白岩松:

中国与世界脱节最大的是普世价值,中国与世界其它国家没有共同的价值观,所以得不到朋友。
 


 

 

王朔:

敬畏自己的人民,把他们当财富而不是负担,是国家最起码的道德。 我们总把人口多、素质差当成落后的理由,这完全是颠倒黑白。没有十三亿人能有扬名世界的中国制造?能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个国家嫌弃、不尊重自己的人民,却要人民天天歌唱它,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
 


 

 

慕容雪村:

能买光全世界的飞机,却买不起一辆校车;能把卫星送入太空, 却造不好一座小桥;能给别国花上数亿,却不肯多几所小学;一年能吃掉几十艘航母, 却要逼着孩子捐出午饭钱。真是量中华之物力,结老爷之欢心,聚十三亿之艰难,供数人之享乐,无话可说,只能感谢国家,强作欢颜。幸甚至哉,伏惟尚飨。

数百万正规军,数百万武警,数百万民兵预备役,数百万公安, 数百万城管拆迁对,三万亿外汇储备,外加数不清的坦克大炮核弹头,武功之高,当世罕见,却怕菜刀,怕上访,怕蜡烛,怕听真话,怕风怕雨, 怕花花草草,怕书 生,怕盲人,怕老太太,见什么怕什么,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为之长叹。
 


 


 


 

 

崔永元:

记得小时候书本上总说,「中国用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22%的人口」,可是它没有告诉我们,这22%的人口样养了世界60%的公务员;这22%的人口的教育经费只占世界的3%,这22%的人口的财富97%集中在1%的人手里;这22%的人口中的90%吃着全世界最毒的食物,缴纳着最高的税,干着最脏最累的活。
 


 

 

胡适:

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 因为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孟德斯鸠:

在专制国家里,人的命运和畜生一样,就是本能、服从和惩罚。

索尔仁尼琴:

在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悲哀的莫过于一个民族的文学生命被暴力所摧残。它不单是禁止舆论自由,而是强制性的桎梏一个民族的心灵,并根除其记忆。在这种情况下,整个民族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