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千载兄妹  >  精彩转载
评说中共党首好文两篇

32624

(一)中共独裁者的生死大限

作者﹕沉静
 
【大纪元2011年08月17日讯】前些日子,江泽民的死讯满天飞,更有民众放鞭炮庆祝。新华社只用一句英文的长度辟谣,又无照片为证,引发更多的揣测,又流传“脑死亡仅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等说法。当今世上,把领导人的健康状况视为最高机密的,恐怕只有中共和北韩金家王朝了。

中共党魁的生死与政局变动、权力斗争捆绑在一起。花费亿万民脂民膏,千方百计延年益寿。大限将至、死到临头,也要不择手段地苟延残喘,身上插满了管子,忙不迭地抢救折腾,纵僵尸一具,拔不拔喉,也要看政治需要。

濒死时,一生的是非功过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闪现,纤毫不差。积德行善,少作孽,诚心忏悔消减恶业,在安详平静中离世,走向新的旅程,是所有宗教传统都告诉我们的善终。

但独裁者的临终往往没有这份安宁和尊严。生时骄横跋扈,草菅人命,丧心病狂。死时面对冤魂厉鬼的撕咬、仇家的讨债,那种恐惧空虚和折磨,苦不堪言。机关算尽,确保生前没像萨达姆那样被审判绞死,已经是万幸了。

生怕篡权,死怕鞭尸

暴虐苍生的毛泽东声称:“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但他看京剧《李慧娘》——那个冤死的民女化为鬼魂复仇时,就心惊肉跳,疑神疑鬼。掀起全国大批判,“借古讽今影射党中央”、“用厉鬼来推翻无产阶级专政”。

血债滔天的世界头号刽子手心虚啊!忽悠愚民的反修防修大革命,不过是他怕像斯大林一样被否定的权斗罢了。生怕篡权,死怕鞭尸,是他一生的写照。

毛曾对美国记者斯诺说过,“上帝不会喜欢我,我太好斗了。”他要去见马克思——那个地狱里的撒旦恶魔。他明白的一面知道,天堂不要他,地狱不下也得下。他要尽可能地活着,把别人都打倒了也在所不惜。毛太祖无限留恋在人间备受蚁民崇拜、山呼万岁的日子,冒充真理的化身、人民的大救星,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除了自己,他谁都不信,也不在意。

七十年代,被神化的伟大领袖、红太阳,实际上已是个风烛残年、多病憔悴的糟老头,步履蹒跚,脸色蜡黄,两腮下坠,患白内障眼睛半瞎,口角流涎,说话含混不清,爱哭自怜,暴躁难伺候,被“通房大丫头”张玉凤骂作“狗”。就这副尊容还不时会见外宾亮相,行将就木还要与年轻女友们寻欢忘忧……唐山地震死了60万,他拒绝国际救援。临死,他都攥着大权不撒手。毛尸骨未寒,一场宫廷政变就把其遗孀、余孽打成阶下囚。

这位克妻、克子、克臣、执政期造成了七八千万无辜百姓非正常死亡的大灾星,死后也不得安宁,开大膛摘除五脏六腑,注满福尔马林的皮囊躺在水晶棺里供瞻仰。冷藏、从液态到气态,以每天几万元的维护代价防腐、防霉、防分解,折腾、检查、化妆,还是发了霉,只好安装个腊像脑袋。多年来天安门广场的风水之差,与毛散发的凶兆晦气有关。

斯大林遗体先被观赏,后被摒弃。前几年,就传闻不胜其烦的俄方要把水晶棺中的列宁清走,甚至建议赠送北京。面对日益觉醒、不做脑残的民众,毛尸最终结局如何?

是人民的儿子,还是屠夫?

89“六四”,邓小平调动几十万野战军,在“不惜一切代价”的号令下,公然以坦克机枪碾压屠戮要求民主、反贪腐的学生市民,一句“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稳定”,浓墨重彩的暴君屠夫形象,在全世界面前再也洗涮不掉了。

时年85岁的邓小平安心养老也就罢了,但他偏要过足太上皇的瘾,越过人大,凌驾宪法,调兵遣将,冒天下之大不韪,血腥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开创了中外现代史上最卑鄙无耻的犯罪记录,做了断送中国政改良机、堵死民主化道路的罪人。尽享倾国之力的最高级别公费医疗,人为的拉长寿命,该死不死的祸害大也!!

屠城后,全国大抓捕、大清查。邓小平坚持的“连百分之一的宽容也不给”的指示得到充分落实。21年后的狱中,仍关有拦坦克、烧军车的所谓“六四暴徒”。

面对国际舆论谴责,邓表示,70个国家制裁我也不怕。不怕鬼,不信邪。但他怕“六四”平反,怕活着被清算。他牢牢掌控军权,废黜软禁了赵紫阳,钦定人品恶劣、协助打压的江泽民为接班人,又隔代钦点了89年沾染藏民鲜血的胡锦涛。

“六四”的血与火却推动了东欧巨变,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同年12月,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被枪毙。1991年,苏联解体,苏东波社会主义阵营分崩离析。老邓明白清算是早晚的事,为避免掘坟扬灰的下场,他立遗嘱把骨灰撒入大海。

撑到97年2月,帕金森病晚期并发肺部感染的邓小平,抢救无效,政治局常委开会同意停止维系生命,才拔掉呼吸器。跟毛一样,邓至死也没有表示过任何歉疚。

邓小平多次说:“我是军人,真正的专业是打仗。”看看这位自称是“人民的儿子”的赫赫战功吧!

57年,邓小平就是帮老毛整肃民主人士和知识份子的反右小组负责人,全国被打成右派和中右分子的共461万,或关进监狱,或发配到边疆劳改20余年,数十万人迫害致死,仅北大就有8名右派学生被枪决。70年代末,胡耀邦力主为右派全面平反,邓坚持反右的必要,明令五位大右派不得平反。

1975年,邓下令炮轰为信仰抗争的云南沙甸回民村,伤亡1600多人。1979年,邓悍然发动不义之战,声称要教训打垮柬埔寨红色高棉的越南,把5万平民的儿子送去当炮灰。

80年代初,门户刚刚开放,邓小平深恐民众觉醒、意识形态被颠覆,一方面掀起“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运动,铲除异己,控制思想;另一方面利用“严打”名义大开杀戒,整治维稳。83年夏秋的严打,按照邓从严、从重、从快的要求,实际被处决的人数介于五位数和六位数之间,远超24,000的官方数字。

在89“六四”事件中约3,000人丧生,上万人受伤。中共靠疯狂野蛮的反人类屠杀来维持独裁专制,所谓经济改革也是为了不垮台。松绑后焕发的活力和民众的勤劳苦干,带来了经济繁荣,而中共利益集团垄断一切资源和红利,并尽可能地把对民众财产的巧取豪夺合法化。

全球公审江泽民

98年,江泽民曾问克林顿,自己是共产党人、无神论者,不明白为何欧美国家科技教育水平很高,还有很多人信喇嘛教?

一国之尊竟然如此浅薄无知!挂着自己都不信的破产的共产主义羊头,卖资本主义狗肉,还洋洋自得。他不明白任何人都有信仰自由,不懂寻找精神家园是人类永恒的课题,生死大限后灵魂的出路多么重要。

就是这个江泽民,99年7月,一手挑起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建立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610系统,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监狱、劳教所的酷刑折磨令人发指,还有丧尽天良的活体摘取器官。迄今为止,通过民间途径证实已有3,43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为维护极权统治,江泽民让儿子江绵恒搞了一个封堵互联网、用数码高科技监控大陆网民的“金盾工程”,动用大量国库资源、花纳税人的血汗钱来镇压百姓,剥夺公民的知情权,封杀言论自由,窃听电话,广设“电眼”监控行踪,逮捕异议人士。

且不说江在外交场合如何卖弄作秀、自曝其丑,也不赘述他的绯闻和海外存巨款,单凭他以黑箱作业方式把15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出卖给俄罗斯,就堪当头号卖国贼。

江泽民利欲熏心,狭隘好妒,拉帮结伙,勾心斗角。霸住军委主席恋栈不舍,效仿邓小平,退而不休,垂帘听政,在政治局中安插亲信,让小胡当了多年的“儿皇帝”。

这位江湖戏子特爱出传记,但再怎么涂脂抹粉,也掩盖不了事实,尤其是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滔天大罪。

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声浪此起彼伏,在全球30多个国家至少已有50多个控告江泽民的诉讼案,特别是西班牙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及5名迫害元凶,阿根廷法官拉马德里下令以“反人类罪”逮捕江泽民和罗干,让中南海紧张又尴尬,江泽民更是心惊胆战,怕得要死。他求神拜佛、问卦算命。怕上国际法庭公审,怕被清算、绳之以法,成了他晚年最大的心病。他不得不承认迫害法轮功是干了件蠢事。

毛、邓、江,专制独裁的凶残暴虐,一脉相承,并欺骗、绑架亿万愚民协同犯罪,推动专政绞肉机的运转。毛虚妄蛊惑,把百姓变成傻子和奴隶;邓实用功利,猫论是把百姓当猫、猪、狗,就是不能有人的尊严和民主;江的闷声发大财,纵欲荒诞,就是让人们在体制性腐败中麻痹堕落。打压正信,自己灵性没出路,也堵死百姓的灵魂出口。

最近,埃及前总统、85岁的穆巴拉克被担架抬着上法庭、关进铁笼子受审,给所有活着的独裁者敲了警钟,也彰显了埃及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奉劝胡锦涛,不要步前任后尘,把握历史机遇,做出明智选择。祸国殃民的独裁者,迟早要受到正义的审判。

只有正视历史,了解真相,清算独裁者的罪孽,我们才能走出被奴役、被愚弄的恶性循环。否则对不起八千万冤魂,对不起子孙后代,民族的苦难还会继续。

神佑中华,终结独裁暴君!!

(二)江泽民棺未盖 论已定

 
作者﹕石旷
 
【大纪元2011年08月17日讯】自从传出江泽民脑死亡消息,大陆各地民众不断的放鞭炮庆祝。能把自己死亡变成一个民众欢庆的理由,在共产党诸位领导中,江泽民也算开了个好头。

中国是一个讲究历史的民族,上至皇帝,下至平民,历史评价、历史地位很重要。皇帝时代,有专门记录历史的官员,而且,本朝史不允许本朝皇帝看,记录秉承实事求是,评价力求客观公正。五千信史,那是铁案。有的人死的很惨、很冤,比如岳飞,可他青史留名;有的人活得很显赫,像魏忠贤,活着建生人祀,享受烟火,称九千岁,但死后千载骂名,列奸佞传。

身前身后名,中国人最重视的,正因为这个,崔杼杀史官,共产党造假自己的历史。当权者可以说自己好,但历史你控制不了,就是皇帝还有给你排排等:明君、仁君,昏君、暴君。你干了什么,你终究要承担责任,就是死了,也要承担历史责任,后人有评价,好的,被赞颂,名垂青史;坏的,被唾骂,遗臭万年。而且,追随者也有不同命运,中外皆然,孔子的门徒就成了七十二贤人,耶稣的弟子就成了圣徒,那“阉党”与希特勒的党卫队就成了天涯海角被追杀的罪犯。

江泽民作为共产党的第三个党魁,好事没干,坏事一萝。他的政治生涯中,承认清政府都不承认的卖国条约,卖国贼已成定论,罪在慈禧之上;迫害法轮功,制造共产党最大一次运动,致使至少数千人死亡,百万人被判刑、劳教;数千万、上亿人被迫害。反人类罪已成定论,罪在尼禄之上。下面,从自认、公论、史论三个方面说说江泽民。

一、地狱报名 自知罪责难逃

江泽民下台后,十分后怕,一方面在常务中安插安排自己人,一方面请人树碑立传。更奇的是两件事:一件为抄地藏经、拜地藏菩萨。作为无神论的共产党党魁,理应对和神魔嗤之以鼻,但恰恰相反,马克思拜撒旦,毛泽东问道求僧,江泽民礼拜地藏菩萨。这除了说明共产党一贯撒谎的本质外,也说明了他们内心的矛盾和恐惧。单说江泽民。地藏菩萨乃是地狱的主管,世人都知他的大愿:地狱不空,我不成佛。江泽民一定认准自己死后地狱“干活”,什么天堂、极乐世界、莲花世界的好地方跟自己无关,所以专抄《地藏经》,还专程去了地藏菩萨的道场九华山朝拜,和地藏菩萨拉关系,以求死后得到垂怜。但江泽民知不知道,十恶不赦指的是什么罪?他犯下的正是这不赦大罪,人神共愤。拜什么神,烧多少香都枉然。

另一件事是在香港《前哨》杂志放风说自己平生最后悔的两件事。江泽民后悔了?忏悔?认错?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数条生命,法轮功被迫害,数千条生命,从即将降生的胎儿,到古稀之年的老人。百万人的牢狱之灾,无数家庭妻离子散,无数社会精英流离失所,上亿的人正信被镇压,整个社会丧失价值标准,这些,这种种罪恶的制造者,含糊其辞的说一句,后悔了,就想轻轻带过?就想一笔抹煞?

另外,是真正的懊悔吗?是来自灵魂的自责,来自心底的锥痛?对自己行为进行了深刻反思,对死者有愧,对生者有羞,是来负荆请罪吗?不是,那么,又是什么呢?看见米洛舍维奇被押上了审判台而惊惧,看见法轮功非但没被消灭,却洪传世界,越来越壮大而胆怯,看见自己做的事一件一件被揭穿无法遁身而害怕?看见自己已经被法庭判罪而颤栗?还是隐约看见了牛头马面的枷锁、地狱的火焰油锅?还是担心自己的儿子被抓捕、财产被没收?抑或像秦桧一样,孙子愧说姓“江”?说到底,这不是为受害人的悔恨,更无内疚,而是怕自己被惩罚而害怕,而作态。

二、过街喊打 百姓骂声如潮

中国人,大人物想着历史评价,小百姓也要个“好名声”。外国人搞不懂的面子问题,就是中国人的这个特质。别说人,就是中国鸟,还讲究“雁过留声”呢。江泽民生前,爱照相、爱题名、爱唱歌,还请外国人写了传,一心想留名留声。

但没有那个当权者,在世时就被老百姓痛骂不已。江湖名号大蛤蟆几乎无人不知,政府下属中蔑称他“江科长”。知识份子骂他贪污堕落,治国无能;留学生骂他丢尽国格,出卖国土和国家利益。工人农民骂他正事不干,培养了一群贪污犯。连酒桌上的笑话,关于江泽民的,都层出不穷。法轮功不骂人,但法轮功在国际上,把他告上法庭,使他成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人权案被告。法轮功在全世界讲迫害真相,使他反人类的恶行昭彰全球。

生前名已败,死后罪难逃,成了江泽民摆脱不了的命运。而且,将连带着共产党和他一起被灭亡、被定罪。

三、千古罪人 任谁铁案难销

对江泽民的评价是中共的难题。

这即鉴于江泽民的行为确实罪大恶极同时难以掩盖;又鉴于江泽民确实是以中共党魁的身份在犯罪。那么,你说江泽民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的优秀领导者”就等于承认中共是卖国的政党、是贪腐的败类、就等于承认中共是迫害正信的邪教,是造成数千万人灾难的渊源由此,中共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就是中国人民的公敌。

否认江泽民,说他自绝人民,是中共“两奸、两假”或“反革命”,就面临着一方面必须对他的罪行清算,结束他的错误政策,收回领土,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审判江泽民从犯。一方面,改弦易张:不贪污了、不腐败了、不卖国了、不说假话了、不迫害人民了。那样,又是共产党所绝对没有能力做到的。

作为国家元首,对内镇压人民,对外,出卖国土和国家利益。作为中共党魁,在国内,进一步败坏世风、实行暴政,腐败吏治、散布谎言、盗用、滥用国家公权和人民血汗、财政收入,对世界,传布繁荣假象,进行红色渗透,用经济利益引诱世界堕落。作为个人,道德极为堕落、人格低下,寡廉鲜耻,贪财好色,贪权恋位,对内色厉,对外内荏。用中国传统价值观,为昏君、暴君。从法律角度,为酷刑罪犯、屠杀者,反人类罪犯。从人权角度,侵害人民信仰自由、生命权,财产权、言论自由权种种公民权。

或许,江泽民会创造一个死而不发丧的奇迹,只有等中共解体那天,人民才惊闻江早已成了地狱的居民。可谓:自知罪孽深,选报地狱门,十方千夫指,四海万唾音,卖国害圣徒,千古已定论。中共无论定不定论,或怎样给他定论,只关乎共产党自己的事。而对江泽民的公论,是谁也推不翻的。

一个民族,不会因为出了一个恶魔而影响他的伟大;一个人却会因为追随恶魔而带来生命的毁灭和家族的灾难;一个国家不会因为经历了曲折而丧失光明的未来;一个政党却会因为与人民为敌而终将败亡和被历史抛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24/11 01:28:19 AM
现在在大陆很多人在和我说:“中共在变,现在言论比以前自由些,以前很多不能说的话能说了,不能做的事情能做了。以前讳莫如深的事情现在慢慢的可以展现了。他们说你看:“中共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我可已很肯定的告诉那些有这种侥幸思想的人:“其实它没有变,毒药就是毒药不会成良药,只是它的力量已经被削弱到极限了,完全不能操控全局向以前那样无孔不入。所以看上去咱们老百姓有力量了,变强了。” 所以千万不要指望中共真的在转变,要转变也只有人转变观念而已,要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