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千载兄妹  >  精彩转载
世界工资比较:中国社会分配严重不公

28714
世界工资比较:中国社会分配严重不公
 

【大纪元2011年01月31日讯】大陆学者刘植荣考察了世界最富的欧洲,发现欧洲国家财富惠及每个百姓,并考察了世界最穷的非洲,发现非洲并非原始与野蛮;去年3月刘植荣发表了“世界工资研究报告与借鉴”一文。尽管国家统计局每年统计的工资覆盖面还不到从业人员的15%,但中国工资与世界相比也十分惊人:

文章称,中国最低工资是人均GDP的25%,世界平均为58%;中国最低工资是平均工资的21%,世界平均为50%;中国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6倍,世界平均为2倍;中国国企高管工资是最低工资的98倍,世界平均为5倍;中国行业工资差高达3000%,世界平均为70%。这些数据表明,中国社会严重的分配不公,属于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行列,带来诸如暴力、偷盗抢劫、自杀、绑架、群体事件等许多社会问题。

欧洲国家财富惠及每个百姓 非洲并非原始与野蛮

作者表示,他考察了世界最富的欧洲,那里与从课本上所了解的资本主义判若两个社会——国家财富惠及每个百姓,低收入群体享受数百种福利,有的城市公交免费,政府为市民免费提供自行车,百姓不再为生老病死担忧。

作者还考察了世界最穷的非洲,那里与他想像的原始与野蛮判若两个社会——有32个国家的最低收入超过中国,一些国家虽然贫穷,但人民却也安居乐业。

作者系统研究了世界183个国家和地区(含中国台湾、香港和澳门3个地区,欠梵蒂冈、巴勒斯坦、吉布提、埃及、赤道几内亚、斐济、几内亚、朝鲜、马其顿、莫桑比克、瑙鲁、卡塔尔、索马里、锡金和列支敦士登15个国家)的工资制度。数据来源为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银行、非洲银行、国际劳联、欧盟、经合组织、各国统计局及劳工部等,篇幅所限,每个数据恕不一一加注,并省略分析研究过程和许多图表,各种数据对比的中值数没有列出,仅使用平均数。为了便于比较,货币均换算成人民币元。

工资统计覆盖面不到从业人员15%

文章说,国家统计局每年只统计吃皇粮的工资,工资统计覆盖面还不到从业人员的15%,这绝对真是“中国特色”。每年公布全国平均工资,百姓为自己的工资“被增长”而愤怒。

文章还说,世界除战乱国家外,几乎都把所有从业人员纳入工资统计范围,包括保姆、发廊理发员、饭馆洗菜工、服务员、自由职业者、农业季节性工人等。道理很简单,任何劳动者都是国家财富的创造者,不把他们统计进去那就是对他们的漠视,就相当于国家把他们抛弃,抛弃了衣食父母是忘本的不道德的行为。

但这里只能用国家统计局给出的工资数据与国际上相比,即便如此,这个比较结果也是十分惊人的。

中国最低年收入6,120元 排名158位

文章表示,衡量最低工资的指标有3个,第一个是最低工资与人均GDP的比率,用于解释国家劳动力的价值;第二个是最低工资与平均工资的比率,用于解释分配公平情况;第三个是最低工资的增长率,用于解释国家对低收入群体的关注情况。

最低工资与人均GDP的比值世界平均为58%,而中国是25%,在世界排第158位。

世界各国平均工资数据不全,本报告采用经合组织的数据。经合组织24国最低工资与平均工资的比值平均为50%。如果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最低工资是平均工资的21%。

文章表示,中国最低年收入为6,120元,不到世界平均值的15%,排在158位,倒数第26位,最低收入排名在中国之后的25个国家有14个在非洲,8个在亚洲、大洋洲、美洲和欧洲各有一个国家。

世界183个国家和地区的最低收入平均为41,535元/年,排在前20名的国家除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美国外,都集中在欧洲。这些国家是(从高到低)挪威339,132元/年,芬兰240,000元/年,瑞典223,200元/年,冰岛208,396元/年,爱尔兰185,353元/年,摩纳哥168,550 元/年,丹麦158,991元/年,德国142,128元/年,卢森堡141,379元/年,荷兰134,421元/年,澳大利亚133,203元/年,比利时131,992元/年,法国122,941元/年,新西兰117,117元/年,加拿大113,638元/年,圣马力诺111,097元/年,意大利110,265元 /年,瑞士108,577元/年,安道尔107,748元/年,美国105,560元/年。

中国公务员工资世界最高

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08年中国公务员平均工资是33869元/年,约是最低工资的6倍,这样对比可以说中国公务员工资是世界上最高的。因为世界多数国家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2倍。所以,按照国际惯例,中国公务员工资标准应是这样的:如果按中国现在最低工资510元/月的标准,那公务员工资应为 1020元/月;如果把最低工资定在合理的1177元/月,那公务员工资应是2354元/月。如果官员们不接受前一个标准,那他们就该认真考虑考虑百姓的工资了。

文章认为,国有企业职工原则上也属于公务员的范畴,因为国有资产属于全国人民所有,人民雇用一些人经营这些企业,这和政府机关公务员的性质是一样的。在国外,凡受人民之托为人民办事的人都属于公务员的范畴。所以,公有制企业工资标准必须参照公务员工资,不能凭藉自己的垄断地位发天价工资,变相窃取人民财富。

中国行业间工资差3000%-世界平均值43倍!

文章还表示,中国政府注资企业各行业间工资差别悬殊,这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根据2009年5月5日《中国青年报》的报导,在14家上市银行中,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和中信银行的人均薪酬最高,各为45.62万元/年、39.82万元/年和34.61万元/年,人均薪酬最少的工商银行、交通银行、建设银行分别为 13.04万元/年、14.79万元/年和15.36万元/年。中国建筑、餐饮、编织等行业的工资约在1万元/年左右,中国行业之间工资差达到了 3000%,是世界平均值的43倍!

中国属于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行列

财富分配主要考察高、低收入群体收入状况,也就是社会财富的流向,用占社会总收入的百分比来表达。本节对有数据(2005年数据)的134个国家进行分析。

中国财政部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10%的富裕家庭占城市居民全部财产的45%,最低收入10%的家庭占城市居民全部财产的1.4%(中国政府的好多统计不统计私企、个体工商户、农民工和农业工人,故本报告只能用该数据)。

世界最富的10%的群体收入平均占社会总收入的31.7%,超过45%的国家只有4个国家,即哥伦比亚45.9%,海地47.8%,博茨瓦纳51%和纳米比亚65%。

世界最穷的10%的群体收入平均占社会总收入2.5%,低于1.4%的只有17个国家,即纳米比亚1.3%,危地马拉1.3%,南非1.3%,博茨瓦纳 1.3%,阿根廷1.2%,厄瓜多尔1.2%,巴拉圭1.1%,巴西1.1%,萨尔瓦多1%,莱索托1%,海地0.9%,巴拿马0.8%,哥伦比亚 0.8%,洪都拉斯0.7%,安哥拉0.6%,纳米比亚0.6%,玻利维亚0.5%。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属于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行列。


各国最低年收入对比。(刘植荣博客)

按吉尼系数 中国是高度不平等社会

文章表示,如果用吉尼系数描述一个国家的贫富差距,吉尼系数在0.2以下叫高度平等社会,在0.2到0.4之间叫低度不平等社会,在0.4以上叫高度不平等社会。

2005年,世界134个国家吉尼系数平均为0.40,中国为0.42,在134个国家中排名第83位,所有工业化国家的吉尼系数均低与中国,丹麦 0.25,日本0.25,瑞典0.25,挪威0.26,芬兰0.27,德国0.28,奥地利0.29,荷兰0.31,韩国0.32,加拿大0.33,法国 0.33,比利时0.33,瑞士0.34,爱尔兰0.34,希腊0.34,西班牙0.35,澳大利亚0.35,英国0.36,意大利0.36,美国 0.41。排在中国后面的50个国家多数是非洲和南美国家。

文章称,现在有种不正常的现象,权贵攫取人民利益时,没人出来阻止,当最广大人民群众想得到点利益时,就遭遇很大的阻力。作者呼吁提高最低工资时,一些官员、学者歇斯底里地抵制提高最低工资,说什么提高最低工资对经济具有杀伤力,会搞垮企业。奇怪的是,这些年来每年都大幅度提高公务员工资,没见有官员学者出来抵制,说提高公务员工资对共产党具有杀伤力,会搞垮政府。

文章认为,社会主义中国用十几年的时间拉出了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没有拉出的贫富差距,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几个国家之一。火车轨道是平行的,一条是权贵,另一条是百姓。工资要与国际接轨必须将两条铁轨平行着一起接,不能把权贵的轨了上去,把百姓的轨留在原地。如果不解决分配差距过大的问题,中国列车就无法前进,中国就建不成和谐社会,只能使社会越来越动荡、越来越不安全。

中国属于贫穷国家

世界通常把日生活支出1.25美元划为赤贫线,2 美元划为贫困线,2005年,中国在赤贫线及以下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20%,在贫困线及以下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49%。中国在世界属于贫穷国家。

从中国政府发布的数据也可以验证上述世界银行的报告。中国31个省级行政单位现行最低工资平均是608元/月,上海最高,为960元/月;安徽最低,为560元/月、540元/月、500元/月、460元/月、420元/月和390元/月六个档次。2009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995万人,离退休人员5,795万人,中国总人口为133,474万人,也就是说一个就业人员要养活1.64个人(农村这一数字要高),一个拿最低工资的人的生活支出只有371元 /月。

联合国把日生活支出2美元划为贫困线,即415元/月,中国拿最低工资的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大大低于联合国规定的贫困线。

刘植荣,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曾任天津某企业集团人事教育部部长,世行埃塞俄比亚项目办公室主任,非行喀麦隆项目协调员等。他对世界工资的研究发表在《中国改革报》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30/11 04:27:38 AM
我不知道这个日最低消费是怎么算的,我一日的消费为租房20元,吃饭15-20元,交通通讯数元,可是我觉得我生活的好惨啊,每天只能吃那几样便宜没什么营养的饭,只为能吃饱。可是我已经日消费六七美元了,应该很富裕了,可是我什么都不敢买
游客
   03/05/11 05:32:16 PM
中国是高度不平等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