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千载兄妹  >  美文故事
《红楼梦》之贾惜春篇

27908

                                                 有着冷漠心灵但存有慧根的贾府四小姐惜春(网络图片)。
                                                清音:《红楼梦》之贾惜春篇
                                                                                    作者﹕清音
 
 
惜春是贾府的四小姐,她的父亲贾敬是个修道之人,母亲早逝,她从小缺少父母的怜爱,所以性格孤僻而冷漠,对周围的事情也从不关心,贾府的没落,她冷眼旁观,最后入栊翠庵为尼,修行佛法。

惜春从小在贾母身旁长大,贾母不免有对她照顾不周的地方,其实她的内心深处,是多么渴望有一个属于她的温暖的家,而她的冷漠从某种角度上讲,恰恰是一个掩饰内心渴望温暖的“面具”。惜春虽不工诗,但善绘画,曾受贾母之命,画《大观园行乐图》。

她在大观园中的卧房名为“藕香榭”,行人至此时,便能闻到一股温馨、冷清的味道,也暗喻了惜春的性格。《石头记论赞》中曰:“人不奇则不清,不僻则不净,以知清净法门,皆奇僻性人也。惜春雅负此情,与妙玉交最厚,出尘之想,端自隗始矣。”普通人看来,她或许是孤僻、冷傲、与众不同,但上升至更广袤的角度,便是不愿入滚滚红尘之中的“清高”,古时修行之人便有先天之“慧根”,惜春最后能走入佛门,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个原因。

在抄检大观园的时候,风姐、王善保家的在惜春的丫鬟入画的箱子里发现了“违禁品”。而实际上,是贾珍赏给入画哥哥的一大包金银锞子,一副玉带板子,一包靴袜。惜春见此便说:“我竟不知道,这还了得!二嫂子,你要打他,好歹带他出去打罢,我听不惯的。”这是她性格中的很负面的因素,她的表现和三姐探春有很大的差别,探春在“危机”的时刻,对自己的丫鬟维护与疼爱,不仅体现了一个女子敢于担当的勇气,也让人领略了探春仁爱的心灵,而惜春则是恰恰相反,她不顾丫鬟入画苦苦的哀求与解释,反而却说:“这里人多,若不拿一个人作法,那些大的听见了,又不知怎样呢。嫂子若饶他,我也不依。”曹雪芹在这一个细节上,把惜春的“冷”写得丝丝入扣。

红楼梦曲虚花悟中云:“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这首曲子是写贾惜春最终悟到荣华富贵皆为过眼烟云,恰似镜中花,水中月。

判词中云:“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也揭示了惜春最后出家的结局。“勘破三春景不长”从表面的意思上是指春天的光阴短促,不要留恋,实际上说的是惜春的三个姐姐出嫁后都没有好的结局。元春虽为贵妃,但还是死于“虎兕相逢”之年,迎春最悲哀的是父亲拿她抵了五千两银子,婚后她的丈夫便将她蹂躏至死,探春远嫁实为一去不归,所以三个姐姐的经历使惜春感到人生不过如此。“缁衣顿改昔年妆”的意思是用黑色的衣服换掉了她昔日的衣装,“缁衣”是指出家人穿的衣服,所以出家在古时候也叫披缁。“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描述了她从侯门小姐到独坐青灯下陪伴古佛旁的人生归宿。

历经繁华与衰败,有着顿悟佛法的“慧根”与冷漠心灵的惜春,最终走入了佛门清修,让人们在曹雪芹留下的“原应叹息”中深深品味着深邃与哀伤。@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25/10 03:34:47 AM
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