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千载兄妹  >  精彩转载
点石成金

26023

点石成金
 
作者:石金(大陆)
 
 
 
【正见网2010年07月26日】一、 顽石点头

岁月悠悠,转眼十载。回想从前,恍如昨日。我希望把我的这段人生经历记录下来作为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历史见证,因水平有限,言不尽意之处敬请其他知情者补充为盼。

得法前,我是一个浪荡青年,不受拘束,放恣任性。就像师父所说的“变异的人类”一样每天虚度时光,并在无知中造业甚多,连父亲都说我像个土匪。仿佛一块冥顽不灵的石头,整个世界对我而言就是灰色,每每感到人生苦短,人生无常,我就更加及时行乐,无不为己。

97年5月的一天,我的朋友孙某到我家串门,向我洪法,介绍法轮功。

我满自负的说:“我不信这个那个的。”孙某说:“我给你留下几盒磁带,听听也无妨。”

我一想也是。听听磁带解闷。这是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带。听完第一盒,我觉的讲的挺明白,有点道理,接着往下听,三盒听完之后,我的人生观,世界观都改变了,我已被师父的法理所吸引,進而心悦诚服了。

我深知自己是一个非常自负自傲的一个人。除了父母之外谁都不服,“好勇斗狠”,常居上风。现在这个“法轮功”的师父太神奇了,他讲的法理如同和煦的春风吹散了我心灵的阴霾,心灵的冰霜渐渐消融,人性复苏了,我从没有感觉到的温暖和慈祥在心底油然而生。

马上,我的酒就戒了,烟再抽也不是滋味了,最后,强抽就得呕吐,我悟到“法轮功”的师父看我佛性一出,就开始管我了。

我喜出望外,我的未来有希望了,我的人生就此可以改变了,一切是那么神奇,神奇就神在我开始按《转法轮》书中所要求的“真善忍”做衡量标准,规范自己的言行 。

人们常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能让浪子回头,顽石点头,不就是大法的威力吗?

因为我的影响力,周遭的亲朋好友都倍感鼓舞,还有多人也走進了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

二 、大浪淘沙

1999年7月20日,妻子为法轮功進京上访。

妻子到T市未走成,就返回来了,回来后,我们的心情非常沉重,做好人没有错。这次未成功,还有机会再度進京。

1999年9月23日,妻子進京上访,10月中旬,被我市驻京办事处的警察接回,被关在本地拘留所。这次拘留所陆陆续续的接待了近百名上访学员。往日荒凉之所变成了我市百姓关注的重地。一个人就有众多的亲朋好友,那么,一百人得有多少亲朋好友?这个地方成天来看望的人数就尉为可观了,我关注着中央的动态,又关注着广大同修们的走向。那种复杂焦虑之情只有我一人心知,既想让妻子挺身护法,又不想让她遭受牢狱之灾,每次见面所说的话总是吞吞吐吐的,要回家就得写保证书:不進京上访,不炼功。我最后还是人心占了上风,劝她出来吧,别在里面遭罪了。几经周折之后,她堂堂正正的回家了。这次风波如同大浪淘沙一样,有许多人妥协了,当然也有许多人坦坦荡荡正念闯出的。这时的我检验自己,关键时刻没有放下自己,就像师父经文《位置》中所说的一样“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我看到了自己与精進同修之间的差距,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第一次感到修炼是如此严肃。

有了進京上访的经历,我的家自然就成了政府关照的对象。社区,街道的 ,派出所的经常光顾我家,明是访,暗是查。

2000年7月,妻子在给江xx的上访信上签了名,因此而被非法拘留15天,随后不放人又被关進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我借探望之机与妻子相约,想逃出洗脑班。我们一起再進京上访。最后计划没有成功,但我的心已经向前迈了一大步,这可是放下生死之念啊!

2001年2月的一天(腊月二十八日)凌晨两点多钟,我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长刘某带领几名警察突然闯入我家,让我们夫妻俩写保证书,我们不写,就要带走我们,我们俩不约而同用头去撞墙,表示即使死了,也不允许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来的一行人被我们此举震惊了,好言相慰,迅速离开了。

我再一次感到邪恶是在考验人心,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放下生死无执著,放下执著无生死。逐渐的,我在法理上有了提高,由原来的感性认识在往理性认识上升华。

2001年9月,我的妻姐被中共恶警追查,他们时常到我家骚扰、恐吓。我们被逼无奈,只好也流离失所,过着浮萍一样的生活。

三、千锤万凿

2002年8月27日,这时我全家(携妻带子)已漂泊到L市。我和儿子去小区撒真相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警方把我们带到L市公安局進行审问。途中我计划逃跑,未成功。那里的警察把我毒打一顿。

在搜身时,通过我身上的租房收据,查出我妻子、妻姐们的住处。她们几个人也因此受到了牵连,L市警察还把我身上数万元钱拿走。这件事很快惊动了我省公安厅、市公安局。他们责成几人成立专案组负责审理此案,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轰动,百姓们议论纷纷,“法轮功真能耐,洪法都洪到那么远的地方了!”我们回到本市看守所那天是2002年9月19日,首先审我的是来自T市的一名臭名远播的恶警,其人已上过多次明慧网站的恶人榜。我认真的瞅了瞅他,想与他交流一下思想。可是他是不会用语言沟通的一个人。他只会采用暴力手段来对待他面前的所谓“犯罪嫌疑人”。屈打成招之后,就算他的功绩了。今天,他准备的是一个锹把。三言两语之后,锹把就像雨点一样密集的落在我的臀部上,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我被打得失去了知觉。最后被送入监号房时,同监号的其他人围上来检查我的伤势,个个都吓呆了,也许是惨不忍睹。后来,他们告诉我,整个臀部都是黑紫色而且肿得发亮,这只是用语言能描述其程度的一部分。

我无法坐着,只能俯卧在地板上,尽管肆虐至此,他们什么也没从我的口中得到任何材料。回答他们的就是“不知道”。

一次是在夜晚10点多钟,我穿着拖鞋,带着手铐、脚镣。被带到我市公安局一个审讯室,主持人是刑警队的警察,他们把我这个已经伤痕累累的手无寸铁的人扣在老虎凳上。(注:一种特制的铁椅子,扶手上有两个铁环,双手铐進去不能动,两脚之间密上小镣子),一直坐到第二天晚上10点多钟,才把我送回看守所。

整个过程他们施以的手段和伎俩就是想从我的口中得知点材料。可是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枉费心机了,我不停的向他们洪法,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道理。

一无所获之后,警察只好扔下一句:“你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就迅速离开了。

再来审讯的是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他们哄骗我说:“你们俩口子好好配合,好放出来一个,照顾孩子。”当时我儿子只有11周岁,还未成年,我和妻子双双被关進监牢里,孩子无依无靠,孤苦伶仃,有时在这个亲戚家住几天,有时在那个亲戚家住几天。有的警察问他,小孩,法轮功好不好?“好”。你炼不炼哪?“我也炼。”幼稚的童音让警察哑口无言。

我和妻子均被劳动教养三年,她被送到M教养院,我被送到T教养院。至此,天各一方,自己开创自己的环境了。

T教养院,为了完成上级部门下达的任务,完成转化率,以李院长、王副院长为首的一伙江氏御用打手们发了疯似的做着灭绝人性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

他们的转化工作是有步骤進行的,首先是攻心战,伪善的,温言软语,让人以为真的是为了你好。“春风拂面”不好使改为“冰刀雪剑”皮鞭加电棍,2万伏的高压电棍数根,齐放电,电在身体的敏感部位上,看你转化不转化。

挺过去的,软硬兼施都不怕的,就从法轮功的教育队下到劳动大队。那里都是犯人,有的是时间、功夫收拾你,给点小恩小惠,犯人们就如同疯狗一般对待法轮功学员。物质上、精神上、肉体上的重重迫害不期而至。

管教常常让我们写思想汇报,每写一次思想汇报就有一次“电闪雷鸣”。因为我们所写的与他们想要的背道而驰。对于坚定不转化的谈话方式就是“打”、“电”。直到他们打累了,被坚定的学员拖垮了方才罢手,或是法轮功学员被他们“电”服了,挺不过去了,妥协了,就此罢手。

王XX是T教养院出了名的邪恶代表。一次,王XX找我谈话。问我为啥不写思想汇报,我说不会写,王XX眼露凶光,跃跃欲试,我面无惧色,正念直视他的目光,互相凝视了几秒钟,他对我摆摆手。“回去吧,好好想一想”。我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内心已是不比寻常。师父看到了我的神念占了上风,所以才保护我转危为安,躲过这一劫。

随后,陆续几位同修被叫到队部,都遭到了打骂。2003年非典期间整个教养院封闭,警察把我们学员集中起来,大约40至50人之间。穿着统一号服,站在操场上,喊一个人名上楼一个,用电棍电击,四防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在楼下就听到楼上传来了噼里啪啦的电棍声,同修的惨叫声,我们都怒发冲冠,忍无可忍了。做好人反遭到如此虐待?这世道真是黑暗啊!

同修小顺的眼睛就是关在这里而被他们电伤的,他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B教养院内。行刑的房间里玻璃上全部糊上报纸,里外看不见。事后,有个参与迫害的管教跟我说,打人的时候不知时日,不知深浅,对方伤到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他也不知自己打的是谁,为什么打他都不知道,就是因为上级让打,就打呗,执行任务时宣泄的是魔性。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上级有关部门下发给T教养院的文件,当时名头上写着密令,内容大概是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每名管教3000元钱。学员反弹一个扣管教钱(数目记不清了),文件是一份复印件。

一个良心未泯的管教一次与我谈话时,谈到他们所为,美名其曰帮助法轮功学员脱离X教,什么爱民之举,根本就不是,就是为了完成转化率,得点钱,不给钱,谁也不干。

端谁的碗,服谁的管。他一脸无奈,多少名良知尚存的干警都让中共邪党逼迫,金钱利诱而利令智昏,挺而走险,走上了假恶暴的不归路,成为中共邪党的殉葬品而还不知。

在这次打压法轮功的血雨腥风中,每个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雪中送炭可敬,火上浇油可鄙。

一个叫周XX的犯人因为仗着与院长有点关系(院长弟弟的朋友)而胡作非为。有恃无恐,狐假虎威。

一次,他无缘无故骂我们的同修。我上前大声制止,被一个叫王X的管教看见,他有意偏袒周XX,而训斥我的不是,我与王管教论理:“是周XX骂我的同修在先,我制止在后,谁是谁非,请你明察。”王教官见我不服,就说:“你敢跟我顶嘴,我给你点颜色看看,去把脚镣子给他带上。”他手指着一个四防,叫嚣着,好像他是权威的权威。

很快,四防把脚镣子给我带上,我理直气壮的说;“我没错,你给我带镣子,上级来人我就大叫,反映情况。”

王管教问别人他怎么这么硬气?有人告诉他,金哥来到这儿就这样,人挺好,一直没转化。

王管教为了“下台阶”让一个四防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解释了一番,不想扩大影响,把我的脚镣子给解开了。前后没有多长时间,目击整个过程的其他同修都为我捏把汗,都知道王X是个混人,落井下石的小人。今天,他在我的正念之下收敛了几分煞气。

来自K市公安局的警察陈XX因为内讧中主子失利,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被劳教到T市教养院。但他身上还有当警察的遗风,呈凶呈狂,对待法轮功学员更是想欺负就欺负,肆意妄为。我对他早就看不惯了,几次都想找他谈谈一直没有机会。

一次,陈XX发疯一般骂人,还丧心病狂的打同修小海一个嘴巴子。我告诉他不准打人,我把他说服了。

有一天,王XX找我转化,准备的架势就是暴力解决,我一看,先声夺人: “你不用费事啦,你打我,我就撞死在这里。我的亲人都知道是你们害死的,跟你们没完。”(因为平时接见时,我都跟亲人们交待了,我不会自杀,要是死了,也是教养院给害死的)。

王队长看见我视死如归的样子,说了一句“不转化就下大队干活去。”他把我从法轮功的教育队下到三大队服苦役去了。

有一个叫小玉的同修,他是一名医生,自己开了一家诊所。因为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在教养院遭受了许多磨难。

据我所知,小玉逃跑让王XX把他的鼻梁一脚给踢折了。管教在教育队的房间里贴了污蔑师父的横幅。小玉看到了,一把把它扯下来,这下可捅了马蜂窝,管教们找来多根电棍,准备要好好收拾他。电击不到几分钟之后,小玉蹦起来一头撞向暖气片,当时头部撞破三个口子,鲜血飞溅,在场的管教吓呆了,赶紧为他包扎,扯条幅的事再也不提了。

小玉是我们那里最坚定维护法的学员之一。他做的非常好。“反迫害 救度众生 神道行。”(《洪吟二》)他敢直视恶警,让恶警心虚,常常绕他而行。他为了维护大法,证实大法而遭受的迫害也不比别人少。他总是带着长镣子,后来带一步镣。每次到期放回家,又因为讲真相被抓再度進去,又绝食反迫害出来。几進几出,没有一次转化过,都是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的。

还有一位同修叫小东,大学毕业生,妈妈、姐姐都是教师,爸爸是工程师,因为修炼法轮功全家被开除工作,住宅被无理没收。他们都是好人中的好人,优秀中的优秀却被中共邪党当作人渣而弃之“人间地狱”。遭受非人的折磨,这世道真是无好人容身之地啊!

因为我们夫妻都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儿子上初中成了难题,所在学区的学校不愿意接收,其它学区的学校更是不留。后来妻妹费了好大劲儿才让儿子上了初中。

后来考大学填政审表时也受到阻力,校方老师让我们夫妻二人写保证书,是因为法轮功而上不了大学的,别后悔等。

儿子对此态度非常端正,宁可不上大学,也不能写法轮功的坏话,到啥时候,法轮功就是好。最后儿子顺利的考了大学,现在都大二了。

善恶不同路,冰炭不同炉。在教养院里善恶有报的事倒也经常发生,一次王XX踢踹同修不久,他骑摩托车出事,腿骨折了。不多长时间,他的儿子也同一个部位骨折了,我知道后告诉他这是点化你叫你知道因果报应的存在,他此时有点相信了。另一个警察刚打完法轮功学员,用手拽门,门把他的手挤骨折了,很长时间动弹不得了。

难道这是偶然现象吗?人在做,天在看。李X和王XX两个院长的名字早就在“法网恢恢”的恶人榜上记录在案了,待时机成熟,一定会追查他们的刑事责任的。

我读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采石场里出产了一种石料,质地很好却有了这样两种不同的命运,一块石料被石匠雕塑成佛像,香火不断,人们摩肩接踵前去膜拜,另一块石料被镶在山间小路,做成台阶。人们踩着它,拾阶而上前去膜拜佛像。一日,阶石对佛像石发牢骚“我们都是一地而生,为何两种命运?”佛像说:“因为我经历了千磨万锉,千雕万刻方才如此,而你只是随意而用,未经刀斧的磨难啊!”

想来这个故事颇有回味,我也是一块石头,在暴风骤雨面前,千磨万锉下挺过来了,现在棱角没了,浑圆似磐石,坚韧似金刚。

2005年2月5日,我返回家乡(提前了半年多)第二天,我去M教养院把妻子也接回来了。我们这一家人开始了新的生活。

四,石放金光

我修炼法轮功以来,家庭美满幸福,自己也身轻体健,虽然单位把我无理开除了,但我现在谋职业,收入颇多,不再有非分之想,贪念是不该有的啊。尽管我在返本归真的道路上,历经磨难,但我痴心不改,信念不衰,我要为真理呼吁,为法轮功真相能早日大白天下而尽自己的全部努力,竭尽全力兑现史前大愿,修好自己,多救人。

苍生归正道,江山复清明。是我愿、你愿,我们大家的愿。最后,感谢将我点化成金子的伟大师父,从生命的本质上彻底的改变了我,只有法轮功能做到。

本文同时感谢为法轮功伸出援手的所有善良人士。

 

 
发表时间:2010年07月26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