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千载兄妹  >  精彩转载
与流氓打交道,谷歌四年无宁日

23719

与流氓打交道,谷歌四年无宁日

作者: 李明  

谷歌在大陆 四年无宁日

中共对搜索网站限制越来越多,抑止了谷歌云计算的发展。不能保证Google云及相关产品的安全,谷歌也就失去了生存的空间。有网友列举谷歌在中国的四年内,曾遭受无数的不平等待遇以及诬陷攻击,果真,没有一天太平。

几个用户帐号被入侵,就要抛弃整个市场,有这么严重吗?是什么让谷歌“忍无可忍”?与实体经济不同的是,谷歌是信息银行,没有实体,主要靠信誉,一旦信誉被毁,客户及用户都会弃之而去,谷歌就什么都没有了。

随着技术的发展,普通网民使用网络的方式也在悄悄地发生变革,其中云计算(cloud computing,又译云端运算)已经越来越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方面,Google做的最大,已有的云软件包括:Gmail、Google文档、搜索引擎、Google Spreadsheet、Picasa照片在线存储和Google日历等。二零零八年九月,69%的美国人使用电邮服务、在线信息储存或者使用在线的文字处理软件。

云计算服务通常提供通用的通过浏览器访问的在线商业应用,软件和数据可存储在数据中心。用户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用任何可以连接至互联网的终端设备访问这些服务即可。所有这些,都是基于互联网的精神实质:自由、平等和分享。中共对搜索网站限制越来越多,限制了谷歌云计算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在云计算服务快速成长的同时,Google的“云”是否足够安全成为关注的焦点。

谷歌文档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曾发生了大批用户文件外泄事件。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美国的电子隐私信息中心(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下称EPIC)向监管机构申诉称,谷歌的云计算产品在保护用户隐私方面做的不够,要求对谷歌进行调查。同时,EPIC要求 FTC(Federal Trade Commission,联邦贸易委员会)禁止谷歌提供云计算服务,直到后者的安全措施落实到位。

不能保证Google云及相关产品的安全,谷歌也就失去了生存的空间。

因骇客攻击和网络审查,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谷歌突然宣布,不再为中共过滤信息,并有可能撤离中国。

员工爆料:内部技术员被安插中共特工

谷歌副总裁兼法务长庄孟德(David Drummond)发表声明说,谷歌发现,“来自中国、针对公司基础架构的高技术、有针对性的(骇客)攻击”,导致知识产权被窃,Gmail(谷歌电子邮箱)帐户被侵入,“这些攻击和攻击所揭示的监视行为,以及在过去一年试图进一步限制网络言论自由的行为”,使谷歌的产品安全性没有保障,可能不得不撤出中国。

美国亚特兰大计算机安全公司SecureWorks恶意软件专家发现了中共政府参与针对谷歌的骇客攻击的确凿证据:在攻击中使用的恶意软件程序中发现了中国作者的数字指纹。

据悉,在北京政府全方位的监控信息技术的环境下,安插特务、偷取源代码、针对漏洞搞破坏等都轻而易举。有员工爆料,谷歌内部技术人员中已被安插了中共特工,导致源程序被盗。“特工这次的窃密行动,使谷歌面临全面破产的危险(谷歌官方博客也说,牵涉知识产权问题)。说白了,再在中国待下去,可能要威胁到整个公司的生存。”

谷歌中国前总裁李开复心力交瘁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谷歌在中国受到骇客攻击,攻击主要是针对几十个对中共政权有异议的人士的电子邮件,谁会对这些通讯信息感兴趣呢?毫无疑问只有中共政府。而且技术部门从骇客的攻击代码中,找到了大陆官方机构作者的指纹代码。

三月二十四日晚,大纪元新闻集团驻美国华盛顿记者尼古拉.泽富凯克(Nicholas Zifcak)在登录他的Gmail信箱,发现一条横幅出现在其电脑屏幕的顶端:你的邮件已经被来自中国的第三方卸载,请点击此处了解更多。尼古拉主要负责报导美国联邦政府政策及国家大事。打开链接后,他看到阅读过他邮箱的IP地址全都来自中国黑龙江省的哈尔滨市,其中之一叫中国联合电讯公司。据悉,《大纪元》作为独立敢言的中文媒体,“是受到中共骇客破坏最多的媒体”。

正如《新纪元》周刊在一月末的一百五十八期“Google事件内幕”封面故事所详细描述的那样,由于中共特务在谷歌员工内部安插技术间谍,导致核心技术失密,Gmail被攻击。在谷歌的搜寻结果中,人们还发现有专门传播木马病毒的钓鱼网站,一旦用户由于相信谷歌而点入其网站就会中毒,目前已有公司因此把谷歌告上了法庭。

在谷歌撤离之际,大陆网友曾列举了在与百度这个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搜索引擎的四年博弈中,谷歌遭受的不平等待遇以及恶意的诬陷攻击:从二零零六年二月的牌照门,十一月的辞职门,二零零七年二月的地图门,四月的词库门,五月的抄袭门,六月的报告门,七月的流氓软件门,八月的恶搞门,十月的税务门,到二零零八年三月的抄袭门2.0版本和漏税门,六月的捐款和泄密门,十一月的广告门,再到二零零九年一月的低俗门,四月的低俗门2.0,六月的涉黄门,十月的版权门,十二月的涉黄门2.0,谷歌在大陆经商的日子,几乎都没有一天太平过,总是有防不胜防的负面事件要面对。谷歌中国前总裁李开复心力交瘁,他最后在医院里决定离开谷歌,去创立自己的梦工场。◇

谷歌在大陆 四年无宁日
谷歌在大陆经商的日子,几乎都没有一天太平过,令谷歌中国前总裁李开复(左)心力交瘁。(Getty Images)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21/11 12:19:11 AM
我爱google
游客
   11/08/10 05:49:31 PM
这辈子只用google
游客
   08/21/10 09:50:09 AM
土共监控的结果,大家都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