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千载兄妹  >  美文故事
小说:夏日的清凉

10802

小说:夏日的清凉

文/萧玉


北京的夏天真是酷热难耐,阳光灼热的照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有一丝的风,这干燥的季节让我的心情不禁也烦闷起来。

我和同事海出差到北京已经五天了,除了听全国各地的同事做工作总结以外,没有任何“课外活动”,今天刚好休息一天,我们决定绕着北京城闲逛之余,也顺便欣赏一下全国首俯人们生活的步调和乐趣。我和海商量着先到人们大会堂看一看,于是我们乘环线地铁到天安门东站下车,然后步行朝着人民大会堂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我看见许多穿着警装的巡逻人员,表情严肃,大有立刻就准备应急突发事件的架势,于是笑着对海说:“你看他们,怎么表情都这样?狂街都觉得烦,影响别人的好心情,唉。”

“你小声点,现在的警察都和土匪一样,把他们惹毛了没准把你抓走,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海故做紧张状。

“放心吧,如果他们把我抓走,倒霉的肯定是他们。”我开玩笑说。

“哦,我知道了,你是想把我教你的对付坏人的理论直接在他们身上实践一下,是吧?”海的表情很得意。

“你教我什么啦?”我有些不解。

“你看,你怎么忘记了,我不是说碰见坏人,你就胳肢他们吗?”海大笑起来。

“晕倒!”我无语了....

也许是这两天的总结会议气氛过于紧张,亦或是已经总结完了自己的工作,懂事会的人员觉得的我们的工作进展也还不错,我们如释重负一样,心情轻松的开起玩笑来,真是愉快呢。

这时,看见一个女孩儿微笑着朝我们走来,递给我一张手机特惠的宣传单,“请二位了解一下。”我接过宣传单,朝着她笑了笑,漫不经心的看了起来.

“这个女孩儿怎么这么敬业,萧玉,你快看啊,她顺着奔驰的玻璃往里塞宣传单呢。”海有些惊讶的说。

我正抬头的时候,一群巡逻的警察朝着那个女孩儿跑过来,这时旁边报刊厅的经营人员和卖水果的大哥也都朝着那女孩跑了过去,还没等女孩说话,那群人就群起而攻之了。

“哎呀,打人了。海,怎么回事?”

海拉住我,说:“黑暗吧,你没看出来吗?卖杂志和卖水果的人都是便衣,肯定以为那女孩宣传的是法轮功呢。你也小心点,和我说说法轮功的真相就行了,到北京可别见谁都和谁说,安全第一,知道吗?”

“谢谢你,海。”我有些感动了。

“我看咱们还是回宾馆吧,明天董事会的人讲话,咱们在下面肯定又得坐一整天呢,不如回去好好休息一下。”还没等我说出反对意见,海拉着我就往回走。

我觉的海说的有道理,便和海回去了,路上,海一直不说话,显然,他的思想还停留在警察联合便衣打人的情景中不能自拔。我想,任何善良的人都不敢想象当局者对待自己民众的行为这么无礼,对于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都如此的残暴,那对待与自己不同声音的人会如何呢?

“海,想什么呢?这么投入。”我的话打破了寂静。

“无奈啊。”海勉强的笑了笑。

“海,我觉的你是一个有思想而且善良的人,今天你也看到了,面对一个小姑娘,北京的警察都如此兴师动众,那对待其他的事情,包括法轮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共产党这么没有人性,干脆你就退出它吧。”

“萧玉,你说的有道理,这我心里都懂,可是,我好不容易名牌大学毕业,退出的话,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前途啊?”

“你可以用化名退,别人不会知道,只要是真心的退出就可以。”

“恩...”海还是有些犹豫。

我没有继续说话,看的出海从心里厌倦这个丑陋的政党,可由于共产党一党专政多年,给中国人的心里蒙上了厚厚的阴影,人们在其变态的统治下,恐怖的生活了几十年,要想下决心和它决裂还是需要很大勇气的。时间过的真快,一眼望去,已经能看到我们住的宾馆了。在宾馆的旁边,有一个景色怡人的小亭子,我不禁被这喧嚣都市中安静的一角吸引,于是,手向亭子的方向指去:“海,咱们上那去坐一会怎么样?”

“好啊,我也想安静的思考点问题。”海微笑着。

我们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旁边有一个面色黝黑的外国人和一位戴着助听器的中国的老者,他们正在用流利的英语对话,我们也被这一幕感染了好久,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忽然,海朝我神秘的一笑,说:“萧玉,有一个问题和想你探讨一下,你说是煤黑还是那个老外的脸黑?”

“这个啊,恩,不太好判断。”

“Be quick! Be quick! ”

“我觉的还是煤黑一些。”

“不,还是老外的脸黑一些。”海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肤色黝黑的外国人朝海看了一眼,表情很奇怪,停顿了大约三秒钟,用生涩的中文对着海说:“就你白?”

“海,他懂中文,怎么办?”我很惊讶。

“天,我也不知道啊。”海尴尬的笑着。

手机铃声响起,中国老人按下了手机的外放键,一阵悠扬古典的音乐响起,我指了一下那个中国老人的助听器,朝海作了一个嘘的姿势,见状,大家都礼貌的没有说话。

“大纪元郑重声明: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老人听完电话录音后,恭敬的说:“谢谢你们,我早在2007年出国探亲的时候已经退出了。”

“我还记的,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印度迎来了独立六十周年纪念日。印度各界纷纷以各种方式举办庆祝活动。在著名的大城市班加罗尔和孟买,法轮功学员应邀在独立日来到学校举办讲座,向学生们介绍法轮大法这有益身心的功法。除了教功之外,几年来印度法轮功学员不断地向社会各阶层和媒体讲真相,并协助将揭露中共与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影片《沙尘暴》在印度影展上参展。法轮功学员们自发建立了印度的法轮大法网站,并积极推广反映法轮大法洪传印度的月刊。和其它国家和地区不同,修炼对印度人来说并不陌生。许多德高望重的家族首领见到法轮功学员后都与他们平起平坐,他们对大法心怀敬仰之心。”外国人也一字一字的说着。

“海,你看,法轮功洪传到了世界各地,而中共的独裁统治者在中国却肆无忌惮的镇压,这不仅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对人类良知的迫害,难道你愿意和这干坏事罄竹难书的罪恶统治一道吗?”

海的表情凝重,过了一会,他微低的头忽然抬了起来,“今天真是难得的缘分,我愿意退出共产党,选择光明,谢谢你们大家。”海的神情转瞬清朗了许多,一种久违了的轻松和释怀的心情在海的脸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外国人和中国的老者向我们告别后,我和海依然坐在这里欣赏风景。其实,在和海一起工作的几个月中,我发现海不仅诙谐幽默,而且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了解的甚为透彻,在办公室的时候,闲暇之余,海总是给我们讲一些历史上著名的典故。比如说:“崔抒拭其君”、“图穷匕首现”、“卧薪尝胆”、“三省吾身”、“赤壁之战”等等,他不仅熟悉历史,还能谈古论今的联想到现在中国的体制问题,社会问题,并经常和我们畅谈应该如何治理国家,如何做人。所以,我一直认为他是比较有思想的人。今天海终于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未来,我有说不出的高兴。

北京的夏天依旧非常的干燥、酷热,我坐在这个别具风格的小亭子里,轻轻的闭上眼睛,竟聆听到了微风轻轻流动的声音,这一阵丝丝的凉意,不仅拂过了我的面旁,也吹近了海的心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26/10 09:35:45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