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千载兄妹  >  回首往事
血写的历史

10511

                            血写的历史 

                                               文/夏天

当家人告诉我今天会有一个久不谋面的朋友来做客时,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我的这位朋友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先后两次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第二次回来后先是在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刚出来上班又被单位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准备对他采用暴力洗脑,到洗脑班的第二天他有机会逃了出来,从此就开始辗转各地流浪。这次回来,我们已是几年没有见面了。不知道这些年中,他过的怎么样?

他来了,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一震,我震惊于那双充满神采、坚定、有力量的眼睛,不用说话,我知道我的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那一刹我明白了,陶渊明在山村里为什么会写出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的名句,很多时候精神的平静快乐并不来于物质的多少,所以藏民才会花掉一生的积蓄去拉萨朝拜,内心充满幸福满足;所以那些贪官在吃着山珍海味、住着豪宅别墅、包养多个情人的情况下,独处时依然挡不住内心袭来的阵阵空虚。

在我的头脑中,闪现出一个慈祥的老太太的面容,她是我这位朋友的母亲,记的那还是在九九年以前,她曾和朋友一起来过我家,那时她有六十多岁,却很年轻,皮肤白白的、嫩嫩的,我缠着问她保养的秘方。她笑着让我炼法轮功,并且说自己原来得了胃癌,生命垂危之机有幸得了大法,现在不但胃癌不见了,其它的病也都好了,家务活全都担了起来。

想到这,我问朋友:家里的消息知道吗?阿姨还好吗?

朋友的眼神略有暗淡,说:去世了,那还是在零一年的时候。

我流离失所后,居委会三天二头就来家骚扰,有时这些人逼她说出我的下落;有时以停发劳保相威胁让她放弃修炼;有时告诉她洗脑班、劳教所的惨忍,如果她不配合就会被送那儿去。最终老人放弃了修炼,然后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这样拖了半年,离去了。我这儿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是中共邪党虐杀了我的母亲,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如果邪党不采用暴力镇压,她也不会那么害怕,也不会放弃,那么现在她一定还活在世上。

此刻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有的语言都变的苍白无力,记的著名的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说: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住血写的历史。不管中共在媒体上如何粉饰,怎能掩盖迫害法轮功犯下的滔天罪行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