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千载兄妹]首页 

千载兄妹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千载兄妹  >  美文故事
不再上当

10455

                          不再上当 

                              文/夏天

(一)

在一个偶然的场合,我认识了他,可能我是一个年轻的漂亮女孩吧,他对我很热情,于是我们有机会聊了会儿天。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总是在看似偶然的场合见面。

他说:看来我们很有缘份。

我说:是呀。呵呵,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玄妙。

他说:你为什么总是笑呢?我每次见你,你都是神采飞扬的样子,看来你是生活如意、没有忧愁啊!真是羡慕呀!

其实快乐的秘诀不在外面的环境,而在于心!他看着我,很专注的样子。我接着说:对,在于心,不管是遇到好事还是不好的事,只要你能够看的开,心情就会总是好的了!

这个道理好象许多人都会说,可是要做起来确不是容易的事情呀!而且怎么会平静的面对一切呢?唉!可能对于你来说,生活上没有压力,又没有家庭的麻烦,一切看起来就容易啦!

呵呵,不是这样吧,幼儿园的小孩子,会为了得不到一块冰淇淋而哭上半日,我们都觉的不可思议,可是他却认为很值得。不同年龄、不同阶层有不同的苦呀!

觉的你年纪不大,没想说起话来一套套的。

呵呵。

看来你是很能看的开啦!有什么经验之谈吗?

说起经验吗,你倒真的是找对了人。我之所以能看的开,是因为我明白了许多别人不知道的道理,我知道生活中一切烦恼的来源,知道怎么化解它,不是强为的,是很自然而然的。我停顿一下,接着说:让我能做到这一点,源自于一本书----《转法轮》。

法轮功?他很吃惊的看着我。看不出来,你是个法轮功?

呵呵。我明白他的意思,故意说:你很了解法轮功吗?都到了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来的程度了吗?

不是。法轮功是很可怕的。

你觉的我会有杀你的可能吗?

不,不!你一定是练法轮功的时间短,没有入迷,否则的话……”

呵呵,你看过法轮功的书吗?

没有。

如果你不认识我,别人问你我是男还是女时,你能肯定的回答吗?

……可是我看过许多这方面的报道,杀人、自焚,说真的,我恨法轮功。

好莱坞的惊险影片中,几乎每一次都有飞机相撞、大楼被毁、枪杀等等事件,如果你看了那个在片中杀人的影员,你会打电话报警吗?

这怎么可以类比呢?

凭年纪来说,对于文革你比我还要清楚,那个国家主席刘少奇不是大报小报登他是汉奸、工贼吗?后来不也是大报小报的登这是冤案吗?还有当年《人民日报》不是登过亩产万斤的消息吗?就是现在科学发达的美国,也达不到这个水平吧?

……你说的有点道理。

或许你应该进一步了解一下××党。

他没有说话,面部也没任何的表情。

我知道有一本禁书,叫《九评××党》的,可以说是把××党的老底揭了个透啦!

呕?

这样吧,我给你一个网址,近期可以加密浏览国外被封的网站,你去看一看?

……”

你该不会以为浏览网页时,出来个人杀了你吧?我打趣的说。

他笑了,看你说的,好,我看看。

那等你看完了,和我聊一聊感想?

他点点头。

(二)

我没有想到,他会很快的打电话约我,因为我的印象中昨天才给过他那个网址。

这个九评上的话都是真的。

他没有要我回答的意思,接着说:这让我又回到了从前。一幕幕的伤痛呀!

我的家里多少辈人都是那一带的富户,我家之所以富有,不是象宣传的那样剥夺来的,纯粹是我祖辈们勤劳、善良、节俭。我爷爷的时候光房院就占了一条街,共产(邪)党来了,家里的房子都被占了,全家只挤在一个小门房里度日,财产也被分了。

可怕的是文革,爷爷每天都被批斗,爸爸被强迫着修工,还要忍受着谩骂。大姑姑嫁给了一个前国民党军官,随军到云南,后来转投了中共,文革时被斗死了,大姑姑没办法只好带着二个儿子二个女儿回到娘家;二姑姑嫁给一个大地主的儿子,各次的运动自然不能幸免,二姑父吓的到现在还一听见上面来了什么风声说腿软;爸爸到了该娶妻的时候,也没有人家给,那时的人都以把姑娘嫁个地主为耻,奶奶怕断了后,就强迫爸爸娶了一个傻子进门,她严重弱智,我饿的直哭都不知道喂奶;小姑姑长的很漂亮,性格也随和,可是也没有人家敢娶她,原因呢还是她是地主的孩子,快三十时,有一个非常偏僻的山村的一个人家的亲戚住在我们家附近,就给搭了个线,奶奶见有人家要姑姑了,生怕人家反悔,急着把姑姑送了过去。小姑姑结了婚才知道,我的那个姑父生平喜欢两样东西,其一是喝酒,其二是赌钱,赢钱就喝酒,输了钱呢也喝酒,所不同的是输了钱就得回家拿东西卖,小姑姑不让就挨打,家里值钱的都买净了,小姑姑和他生活了十几年,实在是忍受不住喝药了。哼!我去过那个村子一次,两个山的中间一条缝,做饭没柴火,去后院山上抓把就可以了。唉!可怜我那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姑呀!

我们相对沉默了好一会。

你说说,我怎么又上了共产(邪)党的当了呢?!我家的遭遇还不就是人们受了它的煽动吗?这个邪党最会煸动仇恨了!以前这样,现在还这样,有过之而无不及呀!

看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呀!

是呀,希望我的儿子不要再上当!

那你想怎么做呢?

我知道你是想让我三退。我今天一早已经声明退了,我妻子也退了,儿子还小,没上学,什么也没入,没的退。我受了它的大害了,总不能再跟着它殉葬吧!?

我笑了。

他接着说:你不是说过你偶然会写点东西吗?那把我的经历也写下来,让更多人不再上当!

我说:好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